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曲尽星河 > 一百四十节 夺城难题
    夜深人静。<-.

    李虎坐在石场的屋子里,拿出阿爸写给自己的书信,熟悉的字体跃入眼底,?#20849;?#26159;身边的人代笔。

    他一下坐直。

    “吾儿如晤,乃父写信予你,是知晓你身边发生的事情,于心甚慰,不要问乃父如何知道,且用?#30446;?#20320;的石场,国不唯军,唯军?#36189;觶?#29983;产之事,应在强军之上。你领兵,叫夺敌,你办石场,则叫经营,主政练兵,梳理钱财,亦出?#20113;?#20013;,不可xiǎo视,不可畏难,觉之不关乎大体,成则不得大功业,败则无靡费,大谬……视你石场如一国,可乎?”李虎悠悠叹口气。

    阿爸竟説经营石场等于经营国家?

    若在之前,李虎自是嗤之以鼻,但这些天石场的开办,可谓让他经历此生最为头疼的事情,明明你知道,你手里没有人才,你没干过,你没有方法,你没有治石的器具,就事与愿违——在没有拉来东夏的匠人,遇到李鸳鸯之前,那石场,不是死活建不起来?你能完全怪当地的工匠水准不高?不是,正?#21069;?#29240;説的那样,自己xiǎo看了,没有好好经营,没?#20889;?#22836;经营,没有充分估计……一个xiǎoxiǎo石场就都这样,?#21069;?#29240;建立东夏,又是怎么一步一步走过来呢?

    李虎往下读,?#37326;?#40479;在讲他少年时干过的事。

    看着,看着,李虎笑了。

    阿爸也有这个时候?

    盖房子,去种地,酿酒……没啥造啥。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总结説:“你也不要为敛财而经营,为经营而经营,否则,或可获利,则远尔志矣。有何志,成何事,事做极致,器冶无瑕,而钱财自来,经营自成。不畏其难,则为伟丈夫。”

    李虎不自觉地diǎn了diǎn头。

    他阿爸是説不要让他为了钱经营,为了经营而经营,要围绕自己的理想经营,有什么理想,就有什么成就,事情做好了,石器完美无瑕,钱财就挣来了,经营?#19981;?#31283;固,李虎认同这diǎn,如果自己像张场主一样开办石场,?#19981;?#25379;钱,但不是自己想要的,自己也可以突然因为石器利薄,干别的去,那就是为经营而经营了。只有坚持自己的理想,不畏艰难,才是大丈夫呀。

    他继续读信。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又説:“何为不畏难?条件不成,则促成,人不能任,则育人……”

    李虎打个激灵。

    育人?

    这个是他甚少想到的,因为他想尽快建起石场,用于改善周围的面貌,方便将来藏兵,条件不成则促成,那就够慢了,人不能胜任,则一diǎn、一diǎn栽培人,就更慢了,而李虎目前则到处请人。

    请人是没错。

    一旦请不到呢?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信中又讲,讲他的伙伴们,一举例,竟举李虎的姑父赵过为例。

    李虎难以置信,阿爸竟説东夏第一大将——他的姑父,从山村出来时,竟是众人眼中的傻子。

    之前虽有人私下説过,李虎都认为人在与他姑父开玩笑,他姑父也确实,人口舌笨,説不出来。他?#28216;?#24819;过,人可以这样,山村走出来的时候,字不识,人又愣又什么不懂,几年过去,已经可以领兵作?#21073;?#21313;数年过去,却是战功赫赫,威名远扬天下,人?真的可以这样成长吗?

    “?#21280;?#23398;,学成而重用之,使伸其志,则为君之明明。”

    他暂时不再往下读,在“育人”二字上画了个圈,又在diǎn名的那句话旁边拉上一道重重的粗线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再读下去,阿爸殷殷期满之情在每个句读之间。他相信,除了阿爸,世上再没有一个?#22235;?#36825;样教导自己,除了阿爸,也不会再有一人写数千字的书信,从经营石场的态度,从栽培人才,成就人才,驾驭人才?#20384;?#19968;一教导自己,甚至是告诉自己,拜访名师,是可成就高?#21073;?#32780;在生活中,到处都可以学习,不能因为别人是贩夫走卒,就忽视从别人身上汲取知识,而学习上最为重要的,则是思考。

    李虎沉重地叹了一口气,眼看到了结尾,正要将书信折好——按説最保险的办法,是应该烧掉,但是他不舍得,这信里讲的内容,是他今后去学习和成长的方向。他阿爸在结尾的地方给他出了一道难题,问他:“若汝父虽定大漠,却无兵加派给你,你可否为汝父夺回北平原??#25105;?#22842;?细细想过,飞书告予乃父。”

    不加派兵,能不能夺回北平原,怎么夺回北平原?

    阿爸是让我利用好各地的东夏人?

    朝廷驻兵数量如此巨大,而分驻各地的东夏人?

    加起来也未必能够重新攻占北平原呀。

    李虎陷入?#20102;肌?br />
    看来阿爸这是给自己出的一道题,未必让自己去做,只要答?#20384;?#23601;行,偏偏李虎觉得有diǎn难。

    等自己聚集了力量之后,挖个陷阱,把朝廷数万军队一举击败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就要提笔,打算回信,但是却忍住了,你能打败,也能打不败,如果你把可能与不能之间的事情当成大略,这怎么行呢?

    这道题有diǎn难。

    好吧,阿爸看起来只是让自己好好思考,没让自己立刻回答,自己就想想吧,?#19994;?#21150;法了,再告诉他。

    他又想,自己想在石场藏兵,阿爸是不是也想到了这一折,在告诉自己,经营石场,不只是一场生活上的考验,同样与夺回北平原有关呢?这一夜都没睡好,夜里做梦,那是抱着石头,把陶坎砸死了,靖?#21040;?#22763;一哄而散,自己笑着进北平原,説给张铁头叔叔扫墓,告慰他的英灵呢,醒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燕燕家睡觉,一大早燕燕来喊他吃饭,抓着他脸上的信?#21073;?#38382;他:“你知道不知道,人死了才用纸盖脸?”

    李虎瞄向信?#21073;?#24046;diǎn抢回来,但想想,燕燕不识字,反倒笑了,勾着嘴?#25250;鄭?#21453;过来问她:“你能看懂么?”

    燕燕眯缝起眼睛,展开就看,煞有介事地説:“看懂好?#29238;?#23383;。我在学写字呢。哦。这里头有父字。你想你爹啦?”她用指头diǎn着,炫耀她这几天学会的字,读道:“君。臣。父……”然后説:“君。就是东夏王。”

    李虎心里猛一惊,差diǎn没吼出来。

    燕燕解释説:“海塞尔説的。他们家的君,不就是的吗?她教我这?#29238;?#23383;,就是这么解释的。臣。就是她未婚夫进官府做官。父。就是她爹。”

    李虎虚惊一场,把信纸收回来,揣好,笑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正笑,燕燕眼睛灵动着,低声嚷:“君。就是?#23454;邸?#33251;。就是你进官府做官。父。就是?#19994;!?br />
    説完,一扭身,一溜烟跑不见了。
黄金农场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