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曲尽星河 > 一百四十四节 送顶高帽
    晚上喝酒,来到的筹事和尚竟然自称道林。<-. 看最新最全一开始,这让把蜜蜂外公当成自?#21644;?#20844;的李虎很不舒服——哪怕后面的字就是谐音。但随后,和尚就令他改观了,谈玄论诗,在座的几个书生都难比,果然天下之大,不乏奇士高人,只是李虎怎么也想?#24187;?#30333;,这么有才华,风格高雅的人怎么去做了和尚,到处?#31353;穡?#21149;人信佛……到来的还有一个武将,姓石,叫石敬孙,也信佛,佛号了悟,四十多岁,自称?#35856;?#30707;奋之后,但一伸胳膊,胳膊上却滚满塞外沙陀人的刺青。

    酒席上説这人很能打仗,赞誉不断,尤其是他对战东夏军队时的表现,像各路皆败,唯他一路高歌猛进一样。

    李虎对这人起不了好?#23567;?br />
    但凡对北?#30342;?#20030;刀,对东夏人举过刀的人,他就虽是冒出杀机。但是,他忍住了,他阿爸给他了一个难题,怎么不加兵,夺回北?#30342;?#20182;所能想到的,就是深入靖康权力阶层,看看有无机会。

    石敬孙虽是武人,却如和风沐雨一般。

    李虎知道,他阿爸説过,在靖康,武将若一心想和文人混在一起,那就野心大了去了。

    李虎也?#34892;?#19982;他套一下交情,不大工夫,他,石敬孙,刘昌三人就勾肩搭背,滚成一团,他们喝了不少酒,不知哪根筋不对,刘昌提议説:“你我三人挈阔相投,尤其是李虎,那是一见如故,不如借道林的酒,咱们三人结拜为兄弟如何?效仿桃园刘关张,为兴盛靖康做中流砥柱?”

    道林怂恿,一片文士也纷纷起哄。

    李虎虽然喝了不少,却猛地睁眼,试图清醒自己,他倒可以与刘昌结拜,石敬孙?却颇为踯躅。

    石敬孙却现出一副感激模样。

    这个李虎懂,刘氏是门阀,刘昌与他石敬孙结拜,自然等于是降低自己的身份,别看他就是一介纨绔。瞄了一眼刘昌,李虎怀疑他根本就没醉,和自己结拜也许不是要紧,想和石敬孙结拜才是主要,要知道这石敬孙可是问鼎郡司马的人选。一旦做了郡司马,刘昌父亲的官职也不过与之相当,而便是这个郡司马,恐怕没有刘家的支持,石敬孙也难鱼跃龙门。如果这个时候,自己不愿意结拜,得罪二人就不是简单的得罪,二人拉着自己,也许只是拿自己掩饰他们**裸的结合。

    装睡?

    ?#30333;恚?br />
    就都躲不过去。

    当然,和他们结拜,对李虎自己也有?#20040;Γ?#21482;是这结拜……李虎在心里説,太儿戏,谁当真谁傻。

    三人借得水酒,持刃滴血,就让众人见证,结拜了一场。

    结拜完,李虎又喝了两杯,怎么都觉得不舒服,见一文生饮完,要在空白屏风上书诗词,上去一把夺过,一砚全泼上头,然后持笔一阵?#28216;瑁?#20415;是一头滔天大虎,屁股都与天相接,分不清哪里是身了,只剩一张虎?#25104;?#26469;,青面獠牙,众人来不及惊叹,他已持笔在留白上狂草四字:“虎啸北原。”

    这北原,那便是心中的北?#30342;?br />
    投笔一扔,见杨揣説不上话,在一旁的席位上都快睡着,他喊了一声:?#25226;?#25571;。我们走。?#26412;?#21435;勾自?#21644;?#20102;的外衣。

    杨揣早想走了,连忙爬起来,去扶他,见他勾了衣裳,走到前头,而楼梯不容两人齐走,就跟到后面去,一?#36189;罰?#35265;众人趴于屏风之前,好奇跑回去,?#21019;?#21483;一声:“啊呀。谁画这么恐怖呀。”

    别人都不理他。

    刘昌砸着?#31080;?#25214;李虎指,发现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忽然,他想起来,三人还没分大xiǎo呢,大叫:“李虎。李虎。你滚回来。咱仨谁是大哥呀。”

    杨揣跑楼梯边往下望,李虎在下头呢,他正想喊李虎?#20384;矗?#21035;得罪这刘公子,而且结拜,以后自家人在郡里都横着走了,不?#20384;?#34382;在下头回了一声:“我。我名大,是虎。”杨揣?#36189;罰?#35265;石敬孙蹬蹬往楼梯旁跑,连忙先下去,下到李虎身边,李虎説:“别管他们了。我不舒服,咱们走。”

    出去,天又下雪了。

    最近晴了好一阵子,这雪刚下?#25237;?#27611;一般,怕还会下更大。

    喊?#20384;?#22235;,驾上马车,马车还没到身边,李虎就吐了。杨揣想去拍他,李虎就説:“我没事儿,吐出来?#25490;?#30495;醉了,你去给我要diǎn吃的,带回家去。”杨揣没要过,看着这酒楼就怂,犹豫半天,问他:“要吃的。是不是太丢人呀。”李四到跟前了,白了他一眼,走了进去,片?#26691;?#32463;拎了熟食出来,交给杨揣。杨揣还想证明他更没讲过世面,吃喝完,还好意思要些?#20849;?#25171;包,结果,二楼的窗户开了,包先生探出头,大声説:“李虎。你赚我赚大了,别想?#25490;?#21568;……?#20384;?#21917;酒。”

    李四抱拳説:“家主?#22235;?#40836;尚幼,不能多饮,眼下已经过量,还请先生海涵,与诸多公子讲一声,我们?#28982;亍!?br />
    把李虎扶进马车,杨揣?#27815;?#36827;去,外面好冷,马车也不暖和。

    他瑟瑟发抖,激动万分地给李四説:“李虎跟刘昌公子,还有一个将军结拜兄弟了,赶明再没有人敢欺负咱家了。”

    他发现李四只“嗯”了一声,驾?#24597;?#36710;,平淡得不能再平淡,责问説:“你有没有听我在説啥?”

    李虎摇摇?#20301;?#22320;説:“他听到了。你别喊了。”

    杨揣问:“你没醉呀。知道呀。”

    李虎?#37202;?#35500;:“我一diǎn都不想与他们结拜,要説结拜,也要和意气相投的英雄豪杰,他们算个什么呀。”

    杨揣苦笑説:“你喝醉了。你没看那刘公子,谁都不敢惹,在郡里谁不巴结?结拜的时候你咋不説,看不上他们,这会儿你嘚瑟的,你能不能别装……”

    李虎趴上了马车前面的口子处,扒开吸些凉风,幽幽地説:“李四。你在北?#30342;?#21574;过吗?那个石敬孙,説他打进过北?#30342;?#21561;的吧。”

    杨揣説:“你管呢?谁不会説人两句好话。”

    他还想再吵李虎两句,外头李四的声音响起:?#25226;?#25571;。你再得意忘形,我就把你扔出去。”

    到了客栈。

    客栈几乎住的都是他们的人。姑娘多,合成四间,男的,才一共开了两间,都在等李虎呢,见李四和杨揣扶着他?#20384;矗?#19968;身的?#30772;?#36824;想问他店铺是不是买下来了,一説回来,都出来了,杨燕燕从他们那儿接过李虎,本来想作个背的姿势,李虎一沉,就把她压扁了,她大?#23567;?#21643;这么沉?#20445;?#21364;又嘀咕:“天黑了去找你们,店铺都已经关了门,人都不知道去哪了,这喝了多少呀。”

    杨揣连忙説:“我就知道不喝,哪?#35856;?#38376;在外跟人家喝酒的呢。”

    李四对他都无奈,戳穿説:“没人找你喝。”接着,又责怪他説:“你在上头,都不知道为我们家少爷挡几杯,他才十四,在家……”他想説他阿爸阿妈都不让他喝酒,结果这话説下去会?#26029;冢?#23601;不説了。

    李虎説:“我没事儿。本来好好的,一结拜,心里窝住了,加上路上吃冷,就醉住了。”

    李四要求説:“你们挤挤吧,让李虎自己一个房,他喝醉了,説不定到处吐。”

    杨揣正想宣布李虎结拜的事儿,李四见他模样就猜得?#21073;?#30447;他一眼,低声説:“憋回去。李虎这会儿难受。”

    杨揣呆呆地看着他们进屋,?#36189;?#38382;旁人:“这么好的事儿,他给难受啥?”他讲于众人,众人也不知道李虎难受啥。杨燕燕在里头大叫一声:“你?#31995;?#19981;?#31995;?#20154;,这是李四,谁是你张叔叔?睡你觉,我看着你……”众人连忙到门边。李四劝説:?#25226;?#29141;,你去睡吧,我在这儿看着他。”

    杨燕燕不肯,説:“李四叔,你累一天了,你去吧,我一天都在马?#36947;錚?#25105;看着他,没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她都用上手推了。

    李四只好走出来。

    杨揣不合时宜,又极不放心地挣着头喊:?#25226;唷?#20320;们可还没成亲呢。”

    杨燕燕回了一句:“你回去别告诉俺娘,别在村里乱説,管住你的嘴就行啦。”

    人都去睡了。

    李四送完热水,听李虎在里头喊?#23567;?#21271;?#30342;保?#22312;里头哭得跟啥一样,不知怎么就靠着门给坐地上了。

    他低声説:“谁不想着北?#30342;?#21568;。可都过去了。见了武将?#36460;#?#20320;何必放在心里,你这么一説,我也跟着难受。我哥和侄子,都在里头没了呀。”他守在那里,抬头望着外头纷飞的雪片子,安慰説:“大王还会再夺回来的。”一转脸,见一群东夏少年人冒出来,他再次大声训斥説:“都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惊动到杨燕燕。

    杨燕燕开门,见他在门口,连忙説:“李四叔,你咋不去睡,你蹲这儿干啥?赶紧去吧,李虎,我能看好。”

    李四没理由留在这里,diǎn了diǎn头。

    他正要走,杨燕燕问他:“他咋老哭北?#30342;?#26472;二广是谁?”

    李四摇了摇头,连忙説:“我不知道呀。”

    杨燕燕説:“那我知道了。他前头跟着你们东夏军队在北?#30342;?#25171;过仗,杨二广跟他一伍吧,?#20849;?#26159;死了,他喝醉了,给想起来难受。他不想他爹,他娘,竟想些别的人。”李四走着,还能听到杨燕燕回去大叫:“你烦死了。睡觉。你爹你娘你不想,想他们干啥?啊,你个不孝的。”

    李四手揩眼睛上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李虎为什么这般哭。

    李虎一?#27604;?#20026;他在具备营救北?#30342;?#23454;力的时候,一战败北,彻底丢了北?#30342;?#30340;呀。

    李虎睡得也快,并没有怎么折腾人,也没有再出酒,除了饮他diǎn水,也不需要怎么看着。杨燕燕在他外侧拉个被子,和衣睡下了,却一直没睡好,少年们一起出来,她分明看到有?#36865;?#30528;亲嘴,在李虎身边一躺,就老想着那事,打着胆子,亲李虎两下,他也无知觉,睡得跟死猪一样。

    天很快亮了,可是下着大雪,也在保郡玩不成,更没人来喊。

    李虎是醉酒,而杨燕燕则是睡着得晚。都快半中午了,杨揣?#21653;?#25171;门,大?#22995;h:?#25226;?#29141;。你快起来。咱哥回来了。咱哥到了呀。直接找来了,我见着他了,你再不起来,他正好抓你和李虎住一屋。”

    杨燕燕睁开眼睛,旋?#21019;?#24778;失色,爬起来,给李虎掩一下被子,光脚就往外跑,再一?#36189;罰?#23601;抱上自己的棉鞋。

    不是杨凌刚能这么巧,?#19994;?#20182;们,这往来经过,一地人住一地人的店,吃一地人的饭,?#24189;?#20010;地方下路,李虎和杨立上次出来,那是根本不知道,这回大伙一起来保郡,早早就在自家县人歇脚的地方给了些零钱,让人家见了给带话……还留了住的地?#21073;?#32780;这次住的地?#21073;?#26159;杨揣他爹叮嘱的,否则的话,出来接人,那不是一接一个差?却是没想?#21073;?#26472;凌刚才不是下雪?#19979;罰?#36825;半中午给到了。

    出了门,穿了鞋,杨燕燕松了一口气,问杨揣:“他们呢?你咋起这么早?”

    杨揣説:“我咋?我咋?他们没地方去,知道咱把书铺买下来了,要去书铺,能不喊我去?我不去。王xiǎo?#38431;秩系?#20182;们?也是?#31995;们桑?#25105;去了一趟,回来想睡一会儿,听着咱哥的声音了,见个影,他还在找咱,我一溜烟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杨燕燕穿上鞋,俩人走到门口。

    出了门口,在街上张目,一行六、七骑正往这儿来,还在街上移动,为首一人戴着一dǐng黄色狗皮圆帽,背上背着一把鬼头刀,红缨在脖子边飘飞……杨燕燕欢呼一声:“俺哥。?#26412;?#19968;溜烟往跟前跑。

    为首大汉露出喜色,连忙下马,身后的人也纷纷下来。近了,这是位消瘦的大?#28023;?#20025;凤眼,?#22278;?#30473;,高鼻?#28023;?#19979;颌还蓄了一把短?#21073;?#21152;上背上的大刀片子飘红缨,羊皮大氅,红裤袋裹腰,?#20356;?#25252;腕,看起来又干练又威武。他?#36189;?#35500;:?#29240;?#20301;兄弟都?#28982;?#21435;吧,路上别钻窑子,赶紧回家,钱该给娘的给娘,该给?#22791;?#30340;给?#22791;尽?#23478;里妹子接到了,今年挣着钱,我带着他们在保郡看看。”

    杨燕燕一把钻他坏了,差diǎn把他撞歪。

    杨揣揣着袖子走在后头,眼看?#20384;?#19968;个,抱拳説句:“大哥,先走了。过年再去?#21019;?#23064;。”飘走一个,?#20384;?#19968;个,飘走一个,瞅着鼻子侧站着看,突然大叫一声:“哥。你咋不办diǎn海货回来?#21073;俊?br />
    杨凌刚硬扶助杨燕燕,用红肿的手给她揩眼泪,见杨揣突然就来这一出,扭头冲他喝道:?#25226;?#25571;。你喊啥。我又不是?#22799;?#20204;,?#20882;?#20102;,拉一路,累赘不累赘?你看,这不,到保郡了,想买啥不能买?”

    杨揣上跟前,憋屈地説:“俺哥拉两xiǎo车,都给你家分了,你都不买,咋给俺家分呀。”

    杨凌刚居高临下揉他脑袋一把,笑着説:“你咋跟你娘学会?#22235;兀俊?#38543;后,他又説:“那海货有啥吃的,也吃不着,咱买两头猪,再买两头羊,一家各分一头,杀了,过年都净吃肉不行吗?”

    杨揣是故意的,笑着説:“俺?#39029;?#19981;完,你家不?#24576;裕?#26446;虎能吃,他还俩伙计……”

    杨燕燕更正説:“仨了。”

    杨揣又更正,问她:“加?#20384;?#22235;呢。”

    杨凌?#26025;?#26446;虎?#19981;?#26377;戒心,轻声问:?#25226;?#29141;。咱娘捡他回来的?”

    杨燕燕还没説话,杨揣就説:“啊。大雪天,背着个书箱,从东夏回他们家,走咱们那儿走不动,喊谁家,谁不敢开门,就这样下着雪,歪雪地里。俺大娘把他捡回家了,早知道让俺娘去捡了。”

    杨凌刚看杨燕燕在那儿抿嘴?#36947;鄭?#19981;由会心一笑,好奇地打探説:“他啥?#21073;?#20182;把童世魁都揍了?你哥这么多年都揍不上,他给揍了?这十四岁,那不是天生神力?”

    杨燕燕説:?#20474;?#24471;很一般,不好看……”

    杨揣反问她:?#25226;?#29141;你説瞎话眨回眼好不?李虎?#35856;?#24471;一般,不好看?”

    杨燕燕大叫:“本来就是的。我比他长得好看。”

    这下杨揣没话了,嘀咕説:“你要长不过一个男的,人?#19968;?#20250;娶你?”

    杨凌刚也忍不住乐了。

    走到客栈边了,杨揣想起来了,无奈地説:“哥。忘了。槽口全给他占了。走。我有个地方给你拴马。”

    杨燕燕问:“哪?”

    杨揣靠近,在她耳朵边説了啥,杨燕燕连连diǎn头,她説:“哥。你先把马拴外头。我去喊李虎起来,他昨晚喝醉了,喊他起来,咱们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李四提着热气腾腾的食物——一个xiǎo砂锅,?#24703;?#22806;一个方向走回来,他一边走一边好奇地打量着杨凌刚,到了跟前问:“李虎醒了没?我给他去买的热饭……这是羊肉汤,这是一包牛肉,燕燕你跟他一起?#22253;傘!?br />
    燕燕“啊”一声问:“你没买别人的呀。”

    她分明看到杨揣咽了口吐沫。

    李四説:“他们都吃过了。杨揣一大早就把昨晚给李虎带的吃的吃了。”

    杨揣没敢接话。

    李四问候杨凌刚一声:“大公子。您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杨燕燕连忙介绍:“这是李虎他叔?#19968;?#35745;……是李四叔。”

    她接过李思提着的吃的,看着李四帮着杨凌刚捋马,就又説:“李虎可能了。昨天一?#21073;?#23601;带着杨揣出去混了一顿。”

    杨揣立刻把自己拔高半尺,问他们:“你们知道在哪吃饭吗?都是谁陪?#24597;穡?#20320;们知道跟李虎结拜的是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正説着,李虎拐个弯,走出来了。

    杨揣敲门,把他也敲醒了,他正要给杨燕燕説,杨燕燕卷一阵风跑走了,他就自己爬起来,梳洗完毕,整理好衣裳,这才下来,结果还把几个人给吓到了。杨燕燕结结巴巴地説:“你不是在睡觉吗?”

    李虎笑笑,捧出一dǐng帽子,伸手像杨凌刚递去,説:“哥。早听大娘他们説起你的英雄了得,心里佩服得很,天天想你回来,没想到昨晚喝醉酒,差diǎn起不来,我给你准备了一dǐng帽子。把你帽子换下来给我戴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dǐng筒帽,细毛蓬松翻滚,又黑又密又长,帽子也高,若戴头上,就像是脑袋深陷到一筒移动的毛里头,杨凌刚看一眼就知道了,他不敢相信地説:?#21543;?#27494;熊皮帽?这是真的还是别人造的假?”

    李虎説:“我叔给我的。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杨凌刚这就説:“应该是假的,据説要是真的,只为选合适的毛料,猎一头熊,才能做出来一dǐng。”
黄金农场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