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曲尽星河 > 一百八十六节 东夏集募
    被方海带到的刘昌从头至尾在院落里扫视,一脸地震惊,这里的景象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。<-.

    李虎中了东夏的集募?

    什么是集募?

    只要你有才干,只要你能让人相信,你就能从东夏的官庄和财主那里纠集大笔的资金,招募天下英雄……如果説刘昌一开始?#20849;?#20449;,来到之后就信了,这满院都是四面八方?#20384;?#30340;东夏人,那些等着见李虎的人在厅外坐?#25490;?#38431;,那些个别滞后?#20384;?#30340;,牵着马,拉着兵扎捆……已经不能不信。

    之前父亲还担心李虎缺乏资金,会张口借钱来承建五福寺,要kànkàn人再説,结果呢,现在人家向东夏人流露了一下志向和看法,东夏就不zhidào给他募集了多少钱,想必官府还动用了力量,告诉年轻人,他这里可以?#19994;?#22909;工作,就这样,一夜之间,穷xiǎo子手握百万,出入豪杰想从。

    这东夏?

    他娘的也太神奇了吧?

    李虎出来接他,向他介绍?#38498;?#23601;要负责自己生活和工作的图里牛?#28909;耍?#21016;昌憋半天,嘴里蹦出来一句:“这不是真的吧。李虎?”

    众人在想是否有破绽流露,刘昌脸道:“东夏就这么神奇吗?什么都可以没有,只要有才就行了?”

    众人哈哈dàxiào。

    李虎却现出肃穆。

    他带着赞许看向刘昌,也许别人只看到刘昌?#21215;?#21160;,李虎却zhidào刘昌抓住了问题的实质,阿爸为?#25105;?#25552;出这个想法,就是要告诉人,只要你有才能,在东夏你不会埋没,而自己当成一个传奇表现给刘昌,表现给许多身边的人,表现给将来认识的靖康人,无非是要大?#21015;?#20256;给他们zhidào:在东夏,就是这么神奇,只要你身负奇才,昨天你还可以一无所有,今天你就能坐拥一?#23567;?br />
    这比什么都能够表现出东夏对人才的?#26159;蟆?br />
    大伙提到这个问题,都在説大王的想法匪夷所思,都觉得这东西远得很,?#31353;?#28023;这样的,却都?#36824;?#27880;过。刘昌一个外人,反而第一时间醒悟到东夏的用意,问了一句:东夏就这么神奇吗?什么都可以没有,只要有才就行了?

    李虎很忙。

    这回刘昌是信了的。

    李虎将刘昌带到房间,留下他一个説话,只説了一句,外头敲门,告诉説:“公子。总馆那边的人还有一些事情要交代,等着走,您看是不是要抽出时间,先与他们见面?”

    等李虎一挥手,表示让?#35828;?#30528;,刘昌都被感染得厉害,要zhidào总馆可就是目前东夏的官府?#21073;?#20026;了避免浪费时间,他飞快地,尽量简洁地告诉説:“李虎。道林和尚昨夜来找我,告诉我説郡令给他打招呼,他迫于压力定下来,谁信奉佛主,他就让谁承建寺庙。你只要説你愿意信奉佛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李虎?#31561;唬骸?#20449;奉佛主?”

    刘昌见他眉头动了一下,笑道:“恩。郡令?#19994;?#30340;人是墨,肯定信不了佛,道林和尚还是?#24605;?#19982;哥哥我的交情。你便应他一回,dǐng多也就?#21069;?#25308;佛,不用剃度出家。”

    想想,道林和尚他娘的怎么这?#21019;?#26126;呢?

    刘昌赞叹:“这?#19968;?#31455;能在郡令面前生出这样?#21215;敝牵 ?br />
    话停到这儿,他注视着李虎。

    李虎竟是满脸的?#20102;跡?#36825;样的事情还需要考?#29301;?#21016;昌着急问他:“怎么着?你也不能信奉佛主?”

    李虎説:?#20843;?#20026;什么让我信奉佛主呢?”

    刘昌低声説:“你不是有个东夏人的身份?他大概是想有那么一天,去东夏传道方便吧。按他自己説,东夏人都难?#28982;?#20320;又在东夏人堆里头。”

    李虎猛地警觉,抬起头,生硬地説:“回绝他吧。五福寺,他应该找适合建寺庙的人才对……我不信奉佛主,也从来不拜佛,佛主,我总觉得很古怪。据説佛主是一国的王子,放弃治理自己的国家,反倒到处宣扬佛法,这样不?#19994;?#36127;国家责任,不以百姓安居乐业的人,不足以令人信服。”

    刘昌?#31561;唬骸?#20320;竟了解佛教?#21073;?#36825;个……不爱权势,要?#28982;?#20247;生,不是圣人才能做得到吗?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身边?#30772;?#36807;多次论战。

    李虎多少zhidào一些,尤其是那个可笑的青唐国主,还借佛主诅咒过自己父亲,他和僧?#24524;?#20853;可都是家里人嘲弄的对象。

    李虎轻声説:“如果佛主能造福众生,那我就信奉,如果他不能,我就让它消失。”

    刘昌正要怪李虎狂悖,外头又敲门,刘昌只好叹了一口气,结尾説:“你自己想想。从权一句话,五福寺就能变成你的活,能赚的不是少数。还有,?#19994;?#36824;没见过你,你忙完,去我家见见?#19994;!?br />
    让方海代送刘昌走,李虎不等总馆的人来,叫到崔生源,?#32479;?#22320;説:“给我好?#38376;?#28165;道林和尚是怎么回事?他zhidào些什么?他为什么要我信奉佛主?”

    等见完总馆的人,却是有人通报:“公子,道林和尚想见您,给你送了一封请帖。”

    李虎展开看一眼,顺手掷在地上,左右走过两?#21073;从滞?#33136;把它捡起来,再打开,看一遍道林和尚要宴请自己的字样,少年?#37027;校?#31505;了起来,説:“如果我要问他佛主怎么拯救众生,他不会再玩一手给百姓撒钱呢?”李虎想想这些?#39038;?#30340;手法,就心里反感,但是还?#21069;?#35831;帖收好。

    道林和尚无论是在士?#21482;?#26159;在官场,都是一股活跃的力量,信奉不信奉佛主在其次,还是不能任由心性,对他横眉冷对。
黄金农场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