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曲尽星河 > 一百八十九节 自家兄弟
    方步亭已经想好要怎么与李虎讲,但回来见到李虎面色如故,内心中亦不由敬佩,yàoshi所谓的“集募?#31508;?#20551;的,李虎还能坐得住,自是一方豪杰气象,而如果是真的,年龄轻轻,从此手中要钱?#26143;?#35201;人有人,倒也没有流露出张狂。<-.正因为如此,原定的声色俱厉吓他一吓的想法给收了回去,方步亭改为好言稳住,轻声説:“李公子。你的集募书函我暂且留下,等府尊回来给府尊看上一看,若是没有问题,那你承建五福寺的资格是够了。就怕你这个经不起求证,这个?不会是假的吧?yàoshi假的,向东夏官府求证出来,欺瞒官府,那些可就是罪证。”

    李虎“哦”了一声,嘴角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扣下来?

    这是官府常用的手段吗?如果是普通人,集募书函被扣,难以向周围的人説明自己,行事上会?#20804;?#22810;的不便,李虎却不然,这种集募书,他想要,他就能立刻再造,不过眼前,他手上?#19981;?#38656;要一份,否则的话,他怎么给身边的人、合伙的人解释自己的人财是哪来的?他笑着説:“府尊要看,留给他看,东夏总使馆那边儿有留底,我yàoshi需要,便与总使馆的人説明,让他们再给?#39029;?#20855;一份。”

    方步亭若不是确信东夏官府不好骗,光这番话,就足以让他相信了。哪有造假之后,内心一diǎn不虚的?

    其实向东?#37027;?#35777;是戳穿的手段,等上一等再看,也是手段,他李虎説自己中了集募,目的?#20849;?#26159;为了承建五福寺,自己拿出积蓄,摆出排场,打肿脸充胖子,一旦官府故意放出风声,説五福寺给了某某人不给他李虎,他李虎能撑得多久,给他使钱的几个财主们再一下回收资金,説不定他立刻收支不抵,走向破产。

    眼看要谈的已经谈过,李虎起身告辞,扔出话説:“五福寺交不交给我去建,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,你们大?#19978;任?#33394;人选,找不到合适的人选,无计可施,再来找我,我只当帮府君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方步亭大吃一惊。双方没揭破脸皮,方步亭嘴里説工程大,府尊要慎重斟酌,并非是不满意他李虎,实际上,他认为李虎在説,你们尽管找人好了,yàoshi找不到合适的人,再来找我,求?#37326;?#24537;,心里不由警惕冷笑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,目送李虎带着图里牛大步流星,头都不回地离开,他立刻招来一个lingli的仆役説:“换身衣裳,给我跟?#20384;?#34382;,?#27492;?#21040;哪去。”带着一丝阴冷的笑容,他狞然道:“让你狂傲两天,我看你仗着谁?”

    李虎出来,本想着自己的宴会?#20849;?#19968;定结束,赶紧回去,不?#29616;?#20154;刚刚上马,便被人拦住。几个仆从急冲冲跑来,在他面前弯腰低首,告诉説:“李虎公子且慢。受我家主人之命,请李虎公子过府。”大红拜帖被为?#23383;?#20154;恭恭敬敬递上,图里牛下马,接在手里,回来递给李虎,轻声説:“是你表兄。”

    李虎扫了一眼,才zhidào竟然是陈天一。

    家里阿奶那儿有认祖归宗的説法,父亲母亲他们却讳言,陈天一到底是表哥?#25925;?#20146;哥,李虎也闹不清,只是有幼年时一起玩闹的?#19988;洌?#24515;里充满亲切,李虎把帖一扔,笑着説:“自家xiongdi。还具名刺……不是显得生分?何须改日,我现在就去kànkàn他。你们赶紧带路,晚上?#19968;?#21478;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陈天一又来保郡。

    他应该zhidào李虎就是东夏李虎。

    他来,是有什么?#38706;?#20914;自己来的,?#25925;?#36884;径保郡?

    赚了他的?#22270;?#30000;产,李虎倒也带了几分歉意,不由快马加鞭,希望早到一会儿,説几句话,晚上不耽误刘府赴宴。

    但他説来就来,把陈天一却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想见李虎,冲着五福寺而来。五福寺这样的肥肉,他不?#25103;?#36807;,而修建五福寺又是士林大事,他更想接在手里,但怎么修建大片寺庙,却无甚把握,听人説来了一个李虎,正在图谋五福寺,已经?#19994;?#37089;?#36189;?#19978;,他?#25925;?#24819;见见,怕人从郡守府出来就不zhidào落脚何地,派?#35828;?#22312;这里。

    他没意识到这个李虎,就是他认识的那个李虎。李虎托李益生给他带过话,实际?#20384;?#30410;生怕他母子敏感,根本没敢带去……只説易县拿了地的魁首,有个叫李虎的,让自己带话?#34892;?#33258;家公子。

    他想见李虎,却不是想今天见。

    自上次与苗保田生出diǎn纠葛,两人联系就没断过,苗保田在备州,那是外来的,当地人排斥,粮钱兵员皆缺乏,想来想去,对朱氏这样的首富就生出了些想法,他让田婵来保郡,便是摸到陈天一的去向,冲着陈天一去的。朱?#31995;?#23376;还薄,陈天一也?#34892;模?#33258;然不会往外推,正陪着田婵、田芝,在保郡名士的簇拥下?#21019;?#26691;梨花,下人就説李虎来了,一个乡下xiǎo子,冒冒失失,怎么不让他意外?

    他流露出这番模样,下人自然看在眼里,告诉説:“公子。那个李虎太?#36824;?#30697;,你不zhidào,他把你的帖子往地上一扔,説着带路,骑马就来了。公子,你是求才若渴之心,他可是虎豹豺狼之意。”

    李益生随在旁边,大声叱喝:“怎?#24515;?#35500;话的份儿?”

    陈天一对他也心怀芥蒂。虽然他得母亲信任,陈天一总觉得他?#39029;?#19978;有问题,与东夏往来不顾,让人心里别扭。尤其是这次保郡之行,自己暗示他自己?#19981;?#21435;保郡,一两天他都不?#31995;齲?#38750;要先来,先来干什么?与东夏人集会。你与东夏人往来没什么,你本来就是东夏人,但你首先要?#39029;?#20110;我呀。

    他説这下人没有説话的份。

    陈天一便扭过头去,不快地看着,似乎在説:“难道你有説话的份儿?”

    李益生却浑然不顾,靠近过来,低声説:“公子不要听他们挑拨了关系,李虎,与公子关系亲近。”

    陈天一?#25925;?#38745;静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李益生想了半天,不zhidào怎么介绍李虎,就笑着説:“公子见了,就zhidào我没胡言了。”

    前头田婵扭头喊?#23567;?br />
    陈天一应了一声,压低声音,厉声问那下人:“你肯定他把我的拜帖给扔了?”

    李益生见他手?#35835;?#21475;透气,生怕他以牙还牙回应李虎,连忙推那下人一把,让他滚蛋,再次靠近説:“公子。你不要听人挑拨。也许他真扔了,但不会是对公子不满的。你见了,你就zhidào是谁了?”

    陈天一大怒,喝道:“是你主子不成?”

    李益生已察觉出不对。

    但他説李虎是李益生主子,却是不假,李益生不敢应话,一低头,默认了。陈天一一巴掌扇了过去。不过,李虎他?#25925;?#35201;见的,他要求説:“带他过来。我kànkàn这是什么人,扔了我的拜帖,还敢来见我。就让他给脸不要?#24120;?#20877;来个兴师?#39318;錚俊?br />
    李虎带?#35828;?#22312;外头。

    图里牛也在嘀咕:“你这个表兄,听説并不和咱家里?#20303;?#20320;倒显亲得很,跟亲xiongdi一样,説让你来你就来。”

    李虎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他便笑了,连声説:“也是。他请你来。你不来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正説着,里头出来了人。

    眼?#27492;?#20204;随着下人jinqu跟着他们的?#35828;?#22836;就跑。

    这是方步亭派chuqu跟梢的。

    方步亭等回消息,不?#39029;?#30097;,连忙去找方步平。

    方步平意外道:“你説什么,他去见朱氏天一公子了?这不对,他怎么会认识陈天一,还能贴shàngqu呢。这不对。再盯着,?#27492;?#21574;多久出来,然后去哪。我不信……yàoshi他连朱氏都往来密切,我要怀疑他是李盘家族的人。”

    命令下达到前厅,下人爬上快马,“驾”一声就奔驰chuqu。
黄金农场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