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曲尽星河 > 一百九十七节 预见将来
    土建石材大会到了日子,保郡的热闹非同寻常,方步平的压力也与日均增。<-.道林和尚都吐口了,説五福寺非李虎来建不可,昨天还在这儿劝了方步平一天,方步平头疼得要命,势造了起来,将寺庙交给李虎似乎也成了他唯一的选择,如果不交给李虎,别説百姓,郡里的官?#26412;?#37117;会问:“郡守为啥不让李虎建五福寺?”他们可是都在冲着刘昌、石敬孙和李虎的关?#24403;?#24577;,一説土建石材大会要开,花篮牌匾送得络绎不绝,甚至有人宣布,只有李虎才能修好五福寺。

    方步亭围着他转来转去,却是弄?#24187;?#30333;,问他:“道林和尚为啥也表态这么早?连款项都不压一压,人家説多少,他就肯给多少?”

    方步平要求説:“不管他了。你也去贺一回吧,否则説不过去。要是也奇了,一个乡间xiǎo子,我都被逼着给他送贺礼。”

    方步亭xiǎo声説:“一旦我们也到场祝贺,那等于表态了呀。”

    方步平苦笑説:“表态就表态吧。东夏总使馆贺了,临郡郡里也贺,我这个当地郡守,反倒去压制,这不是给人把柄。”他终于下定决心説:“给他建。等他接手,咱们查他的帐,?#19968;?#23601;不信了,他能没给猫腻,?#20384;?#23454;实给足工钱,用料实在……要是工程上有问题,他就是李州军的亲兄弟,我都能把他?#22270;?#29282;里杀头。”

    方步亭diǎn了diǎn头,转身就也让人准备花篮。

    准备好一个大花篮,八个人抬着,方步亭走在前面,送往石材市场旁的场地,那儿李虎上守坐着,和些商人、远道而来的朋友互通有无,密切交谈……方步亭説到就?#21073;?#20182;不是来看热闹的,自然不会去场地看李虎的大会,而是直奔这边贺李虎,人一?#21073;?#22806;头高唱:“府尊祝贺李虎公子荣开高市,堪比鲁公班再世。”

    方步亭就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他本想等着李虎接出来,却不料是李虎的手下们在接人,自觉颜面大失,不肯进去,正想做diǎn啥,表达出对李虎无礼的愤怒,挡了后面人的道。有人拉了他一把,把他拉到一侧,他才知道后头有人在吆喝,这回来的有车有人,花篮都在车上,一篮一蓝被挪下,被人竭尽全力地搬挪,?#21592;?#20154;拉他方步亭,就是怕这些人搬动花篮,给撞到他,他看这排场,忍不住问:“这是何人家?”

    有人响亮地回答一声:“魏博朱氏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把方步亭震了一回。

    前头还説他们之间的关系是李虎要为陈天一修园子呢,结果李虎给陈天一送了十几车的礼,陈天一也还了一个车队回来,高花大蓝挪个不停,陈氏的师爷上来,不知给司仪説了什么,司仪唱道:“恭祝吾弟李虎大开利市,兄陈天一拜上。”接着人又唱花蓝数量,唱到最后,却又把人给吓着:“二八美女十名。供吾弟笑纳。”

    这回李虎给唱出来了。

    方步亭只有苦笑的份。

    李虎出迎朱氏,对他来説,不能接受也得接受,朱氏是门阀,上可通天,下可遮地,他兄弟方步平虽是郡守,但如今世道,郡守亦不敢与这些高门大阀去比,比?#31080;?#19981;过,?#28909;?#27604;不过,比兵更是比不过,陈天一来保郡,若和方步平一起吃饭,方步平也只能据下首,形势如此,你又奈何?

    搭上朱氏,方?#38386;?#24351;还能怎么着李虎?

    换句话説,搭上刘广禄,几个郡县的主官就都冲着面子来贺,刘广?#25442;共?#26159;刘统勋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方步亭就被人群隔出去了,李虎站在中央,问朱阀的师爷:“天一呢?他人呢。他在哪,我找他有事。”他喊道:“去叫李益生来。”

    朱阀那师爷倨傲地説:“公子冲着与你的交情,今日可是给足了面子,但他?#21073;?#22826;忙,来不了。他知道你是想与他和李益生説和,让李益生给他道?#31119;?#35753;他收回心意,他説啦,他不会的,那个人他不用,他用不起,你要用,自己留着用吧。”

    李虎黑着脸问他:“他亲口説的?”

    师爷笑道:“是呀。”

    李虎一?#23547;?#20182;拎了起来,问他:“你没有按自己想的胡乱传话?”

    师爷挣扎下来,大声道:“李虎。你想干什么?我们公子可是仁至义尽,还给你送了十个妙龄女子,都挡不住你爱管闲事的?#34892;?#21527;?”

    李虎大怒,一巴掌拍去,把他拍个半转,喝道:“给我滚。带上你带来的女子,给我滚得远远的。”

    很多人上来劝拦,把他们隔开,李益生也冲过来了,自后面死死抱住李虎。

    那师爷就在十几步外蹦跳説:“李虎。你太不给我们家公子面子了,你可知道这十个女子,都是他身边的,他?#19981;?#30340;,那是忍痛割爱。你打我?#36824;?#31995;,你要是不给我家公子面子,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李虎从喉咙里咆哮出声。

    李益生搂着他后腰,连声劝道:“公子。公子。他看不上我便罢,你何须动怒?”

    李虎也有diǎn不清楚自己是为何。但他很快弄明白了,李益生可是东夏国的英才?#21073;?#19981;知陈天一是不?#21069;?#29240;的私生子,竟派给了他,辅助于他,他把人给弄得请辞,自己本好意让他回心转意,给李益生一个台?#31069;?#20877;请回去,他竟当众羞辱人家,还要送自己十个美女,让自己别管闲事。

    他努力克制自己,给李益生説:“那你就回吧。他就是驷马之车来追,你也不要调头。”説完这些,他大声喝道:“给我滚。告诉你们公子,?#34892;?#20154;由不得他这样羞辱,要是他不改一改,他就不配?#19968;?#20182;一声阿兄。”

    方步亭心?#21073;?#32925;?#21073;?#37117;在打颤。

    朱氏大?#29260;?#40723;送来的排场,李虎不收,还要把人打走,这是什么底气呀。

    李益生热泪盈眶,单膝跪倒在地,喊道:“公子。和为贵呀。不要为了我,与天一公子闹不和。”

    李虎双手把他扶起来,自己调头回院子去。

    有了这场风波,李虎的虎威更是?#27985;?#32780;走,在保郡传得沸沸扬扬,普通百姓自然不知道原委,传成了,朱阀陈天一开罪了李虎,送了成车的花篮,十个美女赔罪,李虎不肯和解,把连花带人给撵走了。

    关键是陈天一那边也没了消息,也没有带着私兵来寻仇,这么説,岂不是他怕了李虎?

    别説寻常百姓,?#22303;?#26041;?#38386;?#24351;都在打?#21073;?#24819;知道陈天一到底是招惹不起李虎,还是咽下了这口气。

    但他们已经等不到了。

    势头造了起来,而陈天一又没有发难,五福寺的工程,眼下也只能交给李虎去做。

    土建石材大会格外成功,大会轰动不説,浴缸大卖,其它土建石?#30446;坑没?#34917;的器物?#24080;?#36319;着受益不説,五福寺也花落手中,其它几郡,乃至州中都不断有人找来,要李虎承接他们手里的工程,县里一提劳役,方步平就迁怒过去,去函把人给骂了一通,説他们有事没事儿乱拍马屁。

    李虎能被征为劳役吗?

    乡间已经开始连哄带骗,连抓带捆,送遣劳役了,这么一送,也只有这边能被李虎用上工的人?#20063;?#33021;幸免,在易县,白天夜里,都有人跑去杨燕燕家,让李虎把他们家的男丁给保住,给造个匠籍或者工籍。

    但再用工,数量也是有限的,整个备州,成群结队的劳役开始南去。

    在他们经过的地?#21073;?#24196;稼暗淡下去,村庄暗淡下去,风雨暗淡下去,哭声阵阵,却影响不了那些操戈带兵的人……为了害怕人跑,他?#21069;?#20154;的手捆住上路,路上大xiǎo便,便有人呼道:“解一下我的手,我要干啥。”

    大运河的开凿,就这样轰轰烈烈的开始了。

    和暗淡下来的各地不同,代表各地的三角旗,铺天盖地的壮丁,出现在商亥江和通天河之间的江汉地带。

    李虎把李益生送往北去的路上,告诉説:“五福寺这边的工程你知道,基本上定下来了,大局上没有了问题,我准备带人南下,名义上?#21069;?#25597;石材供应,实际上那是查看山河,照顾我东夏的劳工,播扬我东夏的名誉。你归国后,若能见得着我?#30422;祝?#21578;诉他,我已经没有了以前的冲动,我知道该怎么做,怎么稳住大局,?#25103;剑?#19981;用他分心。”

    李益生diǎn了diǎn头,轻声説:“世子殿下。?#21152;行?#35805;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李虎连忙説:“请讲。”

    李益生説:?#25226;?#19979;靖康修运河,那是为了征伐之便,然而征用这么多的劳役,工期如此紧张,必将大失人心,但是殿下万不能轻举妄动,?#28909;?#26159;为了征伐,靖康就会把军队塞满备州,如此大国,百万兵力,除非是大王决心已下,否则咱们撼不动。”

    李虎diǎn了diǎn头。

    李益生又説:“但是殿下可以留心靖康在备州?#22303;?#20309;处,这是大伏笔,三军未动,粮草先行,三军出塞,粮草得送。”

    李虎又diǎn了diǎn头。

    李益生笑道:?#26263;?#19979;英睿,大王想必也有安排,这些都不是问题,我最后的建议是,一旦?#34987;?#25104;熟,靖康败退大乱,世子殿下请先北再南,给靖康,给那些军阀强烈的暗示,我们东夏,不过是为了拿回北平原。这样就可以坐看他们内讧,到时自有人来?#19994;?#19979;,借助我们东夏伐除异己。”

    李虎惊道:“这么远的事情,你都想到了?”

    李益生笑了笑,説:“我可能先于国内人称世?#28216;?#27583;下了,但是大伙都知道,大王迟早是陛下,世子的殿下称呼,也是名?#36924;?#23454;。这一次?#19968;?#22269;,就会投笔从戎,异日我带一支军队来接应世子如何?世子以国?#30475;?#25105;,我?#21310;?#24778;天功绩来回报。就此别过。殿下保重。”r1058
黄金农场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