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曲尽星河 > 一百九十八节 狂热西进
    李益生要回国内,还要jing guo 北平原,?#36824;?#26159;不是必经之地,他都要回北平原一趟,总使馆所在地设在这儿,只有他们关照了关防,东夏人才能归国。<-.接近北平原时几乎入夜,郊外投宿之后,早晨进城,下起零星xiǎo雨,往常zhè gè 季节,田里会有很多的东夏人忙碌,补种也好,除草也罢,往田野间看去,总有几分朝气,而如今田间却鲜有人影,大量被东夏养出来的熟田,并没有li kè 给人去种。众多的将领?#20384;?#21271;平原,只会在大量东夏bǎi xing 迁走之后,接受北平原的资产,?#28216;?#22855;货。

    不能説全是为了让自己的腰包鼓起来,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解决军费。

    他们不会把这些资产白白交给靖康的bǎi xing ,也不会要求官府jin kuài 将bǎi xing 迁徙过来,而是等着卖,卖田宅,卖田亩……但是,在大量的东夏民众迁徙,撒入备州之后,北平原几乎成了空城,?#36824;?#24220;迁徙过来的bǎi xing ,要住,官兵要钱,要吃,官兵不给,要种地,官兵还是要钱,怎么可能安稳居住。

    往日?#34987;?#21040;能与长月交辉呼应的北平原,而今在细雨蒙蒙中,几乎成了一座鬼城。

    李益生和些东夏后生骑马走过,心里都感到无比的酸楚。

    这是东夏最?#34987;?#30340;土地?#21073;?#32780;今就这样了,换了主人,主人?#20849;?#20250;打理,让它长野草了,让它荒芜了,让它在房屋中密布蜘蛛网了。他真正的主人路过,又怎么不心疼叹息呢。

    到了总使馆,接受安排住下,呆了十几日,往来的文书才办理妥当,?#21482;?#32858;了人,才往渔阳河?#28909;ァ?br />
    抵达渔阳河谷,?#20869;?#26519;立,出没着野鸡走兔孤狼和野狗,而原先这里不是农田jiu shi 牧地,也随着北平原的沦陷,成为边界。新立的界碑被靖康打在自家新修的石堡旁边,鲜红的靖康二字透着一?#31354;?#29406;,而对面,却没有东夏的烙印,没有对应的界碑竖立,同样书写“东夏”二字。

    石堡的城楼上站着些铁?#36164;?#21330;,下头城?#25490;裕?#21448;站立两排,他们检查着同行,却还会公开索要贿赂。李益生?#28909;?#33258;然不会交恶他们,?#30333;?#20986;不了关的风险,监督靖康的军队清廉,交钱交得干脆。

    然而正要出关,角号之声大起,城门扎扎就往下落。

    一个士卒喊道:“快关城门。快关城门。”

    因为收了钱,他们给李益生jiāo dài 説:“你们的兵都撤了,却落下来一支,隔三差五在周围演练。将军们防得紧,不得已,今天不能放你们通行了,你们往回走,有个xiǎo镇,住一晚,明天再来,看看他们是不是撤了。”

    也还是因为收了钱,他们推诿説:“这?#34917;?#19981;得我们呀。要怪怪你们自己的兵,非要跑我们跟前演练。”

    李益生制止几个年轻人,与他们就回镇上了,然而回到镇上,第二天去问,人还在演练,第三天再去问,依然在演练……要不是走了总使馆的关防,大伙就都走野路出关了。但眼下只能等,直到六天过去。六天过去,石堡上的士兵又要大伙给他们意思了一下,提醒説:“你们备好干粮,往渔阳,三五十里都没了人……”

    里头有没有进出过的东夏后生,便?#27490;?#35500;:“你们骗谁,若是几十里都没有人,俺们的军队怎么演练这么多天不走?”

    他们一起出了关,往渔阳方向走,果真如此,渔阳河谷的马群撤走了,只有一道清澈的河,走了十几里,却是整整齐齐码着的一支军队,有八-九百人之多,?#21487;?#28180;水,穿着黑色的铠甲,?#35828;?#27700;浪翻滚,水深了,?#28216;?#20381;然一丝不乱,推着兵扎捆,牵引战马,只露出nǎo dài 上铠?#20303;录?#19981;解过深水,看着都觉得他们将军够狠的。但是所有的人都感到?#31353;埽?#36825;是自己人,自己国家的军队,?#30475;?#30340;意志?#22270;?#24459;,保卫着zhè gè 新生的国家。

    军队渡过渔水,便是一段上山的道路,两旁都是一人高刺棵,军队就又扎到里头,只能看到一张破烂的军旗。

    那军旗越升越高。

    人们喊得越厉害,它们就越升得高,像插在了山涧,不时耸动。

    河这边还有少量的军队,他们骑着马驰?#22812;?#26469;,到了跟前,众人不由大吃一惊,他们清一色没有带臂徽,浑身干泥,沾着碎烂的树叶,这是一向整洁的东夏军队吗?这是一向注重军容的东夏军队?

    众人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李益生问道:“你们是那个军府的?”

    两列人马死气沉沉,却排出护送他们的mo yàng ,为首一名骑兵在他出示身份证明之后,竖剑行礼,回答説:“河谷军府。”

    因为李益生的级别在,便问候他们牛录佐领。

    那骑兵脸庞抽搐了一回,大声道:“回先生。我们佐领将军战死了。”

    李益生本能地向四周看去,想知道这是在打仗吗?为什么军队演练到这种mo yàng ,而牛录佐领还战死?

    那骑兵却伸出胳膊,上头没有级别徽章。

    大伙围?#20384;?#36861;问,问他为什么没?#23567;?#39569;兵説:“一日不收复北平原,一日将兵不分。”

    李益生忽然想到了什么,失声道:“你们是杨二广牛录的?”

    那骑兵面庞一鼓,双目竟是皱起来,顿时jiu shi 两颗泪花。

    杨二广牛录除了剩了些兵苗,几乎全军覆没,好不容易保留建制,却只要调拨来的年轻新兵,到来的将领?#23436;?#29275;,虽然代为训练,?#21019;?#19981;以他们的将领自居,也不敢自居,因为杨二广牛录的官兵不认。

    他们要靠自己东山再起,哪怕只剩少许的兵苗。

    李益生略有耳?#29275;?#21364;没想到这支军队仍在渔阳河谷。

    据他了解,李虎就属于这支军队,百?#25509;?#29983;,被发遣了备州,他制止众人的议论,举起马鞭致意。

    只是将兵不分,怎么指挥呢?

    李益生带着这样的yi wèn ,接受他们的护送,往渔阳方向驰去。

    行了几十里,抵达一处营地,这支骑兵便掉头了。众人翘首望着,又开始yi zhèn 议论,他们肯定,原先耽搁的六天,jiu shi 这支军队在演练,整整六七天在野外穿梭,似乎也没有专门的后勤补给,生生给众人以shēn kè 的yin xiàng ,有军事常识知道shēn kè 到什么地?#21073;?#27809;有的,只是觉得怪。但杨二广牛录,他们都是知道的,他们断定説:?#25226;?#20108;广牛录还会东山再起的。就他们一身泥,一脸泥,也能东山再起的。”

    抵达这处营地,算着路程,这里不该是人烟稀少。

    然而这处营地,里头的bǎi xing 却只有这片孤零零的土?#31354;?#31735;,而且人们在收拾行装,捆扎器物。众人好生酸闷,心説:“这是怎么了?我们被靖康打怕了,打得要跑吗?”一个后生一头蹿下马,拦住人就问,众人还在等他问来的结果,不大工夫,他却是ji dong 地调转头,大声喊道:“我们不是没人了。我们不是没人了。军队在西进。人要西进。”营地的人接来不少,众人也下马不少,却是相互扎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人告诉説:“大王发了诏令,人都走完了,我们这是最后一批,西边太辽阔了,不全力西进,占不完疆土呀。”

    人相互簇拥,相互?#24403;В?#20026;zhè gè 消息欢呼,帽子乱?#21360;?br />
    李益生克制着,问他们:“这么快就西进,都西进了,渔阳谁来保卫?”

    这是众人没法回答的。

    但大伙还是知道一些事情,告诉他説:“渔阳那边也在西进。我们东夏要占领大漠。要占领山麓。要圈占所有的草原,不能眷顾这一片土,就放弃广漠。”

    抵达渔阳。

    正好一支?#28216;?#35199;出。

    这是一支后生们组成的?#28216;欏?br />
    少年们踏着马靴,带着红花,骑着高头大马走在街头,?#25151;?#25110;毡帽成片,他们挎着弯刀,背着弓箭,带着勒勒车,有的还有女子坐在车上,他们拱?#25351;?#21035;?#24863;鄭白?#23459;布:“跨鞍鞯,骑骏马,我们西出不回还。好男儿不要?#24863;?#20998;耕地,不要?#23376;言?#29287;场,我们有手有脚有弓箭,要自己去闯一片,我们要踏平拓?#20185;剑?#25105;们要去撒木儿干。让百族臣服,让大漠成为咱东夏的养马场。”

    李益生望着,大伙望着。

    ?#36824;?#19982;自己的国家分隔短短时日,却不知道国家的变化,竟?#30772;?#22914;此狂热的西进浪潮。

    ?#35785;?#40723;槌响亮。

    呜呜牛角?#22949;唷?br />
    这是西进的角号和战鼓吗?

    他们跟随带领他们的老将士,渐渐走出长烟,让人感觉到是那样的ji dong 人心。
黄金农场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