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曲尽星河 > 二百零九节 请你战胜他
    李虎派人説他在?#19994;?#30528;石敬孙,石敬孙立刻就现出犹豫。

    李虎应该慌里慌张来找他才对,竟然不?#20384;矗?#26159;李虎他认为自己的石场没有逃丁,也未曾像自己知道的那样,山中藏人,与绿林中人物有着密切的交往?还是他有底气,有依仗,不当一回事?抑或他根本看不起自己,认为自己依附着刘氏,无论来不来找,我都得容情,不敢怎么着他?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石敬孙?#21776;?#25163;旁的令箭,脸庞现出一股坚毅,但随后却又放下了,与李虎决裂,这不符合他的利益,他原先的出发diǎn是什么?要李虎感激自己,欠自己的,自己能通过他的引荐,取得东夏人的信任和支持。

    但他竟?#24187;?#26377;来,派人让自己去?

    傲慢无礼。

    他喊道:“辛先生。”

    一个青衫挽袖的书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四十多岁,却已两鬓斑白,给人一种苍桑的感觉,来到后也不行礼,嘴角勾出一丝尽在掌握的!dǐng!diǎn! 微笑,问道:“明公唤我?”

    “明公”一词,分明不是石敬孙可以担当的。

    石敬孙对称呼显得平静,生硬地説:“李虎召唤不来。他也是重世家、轻寒门的人……自恃手里掌握有刘氏的生意,怎么办?”

    辛先生説:“他不来。明公就上门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密切交谈一阵子,石敬孙时而脸色狰狞,时而连连diǎn头。

    最后,他起身説:“先生高明,如此甚好。”

    这一天,石敬孙不知忙些什么。

    他那儿没消息,李虎身边的人就要去猜测。

    难道他知会李鸳鸯回来告诉李虎,让李虎自己出面找他商量,李虎没去,反而喊他到家里,显得无礼而轻蔑,把他给得罪了?

    第二天他又没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而易县开?#21152;?#20154;开始见证,官兵去一些财主家盘查佣工、佃户,原先开石场的张财主家?#36824;?#20020;了,不知被拿走了什么,那瘸了条腿的张场主推着自己妻子去县城看病,他妻子在车上哭得寻死觅活。

    吃饭时杨氏説起,对张场主充满了怜悯。

    张场主虽説?#19997;?#24037;钱,吝啬狡猾,但他在为人处世上有自己的长处,黑白通吃,也没有什?#21019;?#24694;,乡人善于原谅,一説到他那些不好的地?#21073;?#24448;往就又説,人家是生意人,有便宜能会不占?

    后来,李虎这边开了石场。

    他原本想趁李虎石场没有起来的时候,要整个卖给李虎,解决李虎采石的问题,结果三分堂的银票贬?#25285;?#20182;?#36824;?#25442;银钱,没来得及卖,腿上还被兵戳个窟窿,?#31508;?#24537;着到处换钱,没及?#26412;?#27835;,?#20849;頳iǎn儿烂掉,等好了之后,李虎这边也采上石,比他?#34892;?#29575;,工钱比他高,要是出了问题,还有抚恤,用工又大,把生意和工人都抢走。

    石场石头卖得差不多,石工也一下都不去,自然不再值钱,他干脆就不干了,买地种地。

    然而这才多久,倒霉事儿又到了他家。

    你説他也没有大恶,咋?#32479;?#36825;样了呢?

    杨氏説起张财主,是想让李虎搭把手,帮他度过难关。毕竟李虎在人家石场干过活,而且张财主避让李虎,等于生意被李虎dǐng掉,按佛家的话,这就叫因果,你把事情了了,你心里也才安心。

    她这么一説,李虎倒怪异:“他这么能见风转舵?按説不该?#21073;?#36825;是咋了?”

    是?#21073;?#36825;是咋了。

    杨氏念叨説:“?#20849;?#26159;这世道?财主个个不好过,官府从穷人身上刮不下了,?#20849;?#24471;从他们身上刮?”

    她让李虎去看看人家张财主,李虎便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李虎虽比不上他父亲,一天批阅公-文也要十几、几十份儿,还打算过一?#38382;?#38388;,游弋全州,查看各个东夏人的定居diǎn儿,就给方海説:“?#36189;?#20320;给鸳鸯説,把他请来咱石场,他自己是干过石场的,难道真的不想干了吗?把他请来呢,就説是让他学石艺,看他?#20384;?#19981;?#20384;礎!?br />
    李虎仔细想想,也许这就是“索丁捕盗清匪?#20445;?#19969;没有见?#19968;?#26469;,?#29454;?#36824;在,土匪也没有被清完,大量的xiǎo地主们却因为雇佣逃民?#36824;?#24220;变相整治,家破人亡。

    这几天,陈武忙着与杨氏交割土地,出面买了不少地。他虽然是县尉,?#19978;?#22312;是军队在干“索丁”的活,他也不敢收容逃民,怕种不过来,自己只留下了百余亩,其它的全给了李虎,上门给田契,非要亲手给到李虎,提醒李虎説:“公子也得xiǎo?#38590;健?#36867;丁收留一定数,被逮?#21073;?#37027;是死罪。”

    死罪?

    杨氏是有政敌仇家,是真勾结土匪,那王虎已经坐实了他,但就这样,説不定卖了地,使唤了钱,够着显耀的人物,就又出来了。

    真正有难的是中xiǎo地主。

    李虎却知道上流人物的玩法。

    真要把逃丁都给追逃追出来,按丁出差,按人头交税,全负担不下去,种的还没有交的多,活不下去,到时门阀官宦贵族人家的地谁来种?#21487;?#20154;越多,抓人越多,越能吓唬xiǎo民,门阀越明目张胆,收容的家奴越多。

    陈寨不是风平浪静吗?

    怎么不见人上门去追索?

    要是石敬孙今天流露出追索的意思,不光朱氏会报复他,门阀上全都同仇敌忾,他的司马一职明天可能就不再是司马,去职论典,?#28909;?#32966;敢手握军队不听任处置,就是谋反,有数倍官兵来讨伐他。

    李虎现在也挤进这些肆无忌惮上层人物的一份子。石敬孙、苗保田,甚?#37327;?#23432;,他们要是来找李虎索丁,抓李虎治罪,道林和尚的五福寺就得停,刘氏因为与李虎有着共同利益,?#19981;?#19982;石敬孙决裂,州里其它地方的一些工程,?#19981;?#20572;下来,更不要説上千石工,几千直接、间接受雇的匠人经由人组织起来,会不会生乱。而且李虎成了公认的?#26143;?#35201;他拿钱去?#31456;?#26356;高级别的官员呢?

    不管东?#37027;?#34255;在备州的势力在官场上是否有一定的话语权,单凭他李虎眼下的?#30423;Γ?#32467;交的人物,地方上也得绕着他走。也许如果李虎不法的事情多,被人抓住把柄,政治清平时期,会有一些天下为公的人悍然冲他下手,但现在,官府上人多顾私利,没有深仇大恨,谁肯两败俱伤?

    陈武拿来的田契就在手边,而且多是周边接近的,地方上春地多,夏?#35813;?#24590;么收,秋粮收得早,快收秋粮了,买来的地都是带庄稼的,接近两千?#19969;?br />
    李虎让人叫来李鸳鸯,吩咐説:“这是陈武给拿来的地契。找个办法?#31181;?#20986;去。要仔?#29238;?#31181;,把产量提高。”

    这石敬孙那边好几天了,李鸳鸯担心,説:“那石敬孙让你去,你一直没去,你让他来,他也一直没来,咱的人从郡里传来消息,説他这两天在和苗保田打交道,东家你是不是得留意他一下呢。他可是和苗保田走得近呀。”

    与苗保田走得近?

    一山不容二虎,石敬孙与苗保田在利益上有着天然冲?#21804;?#36817;能近到哪儿?

    如果他石敬孙没有独掌郡兵,他可以与苗保田任往来,但现在,郡兵就是他的,单是苗保田与他共分军?#31119;?#20182;都吃不住,更不要説郡守引来苗保田,就是想对付他石敬孙。

    除了暗魂,军刺反馈来的消息倒是更有价值。

    李虎説:“你们去留意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他説:“石敬孙只是个郡司马。这靖康会有多少他这样的人?要是你们都对付不了一个石敬孙,东夏还能赢过靖康吗?我不管他。过几天,?#19994;?#25226;州里走一遍,去看看各个聚居地有没有什么问题,与当地人相处得来不,去看看学堂是不是建了。有没有人欺上瞒下……百姓们生活上有没有什么困难,顾不得他这边儿。你们自己想办法处理与他之间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李鸳鸯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李虎郑重地给他説:“李鸳鸯?#21246;錚?#35831;你战胜石敬孙,无论他多难打交道,你要多用心。”

    李鸳鸯是知道李虎的意思。

    浅一层的是説,你李鸳鸯你斗不过石敬孙吗?天天来请示我,问我咋办?

    尽管李鸳鸯心里不服气,但他必须承认,石敬孙这个人不显山不露水,但确实很厉害,和一般的靖康官员不一样。

    但能这样给李虎説吗?

    不能。

    也许李虎自己也明白,但他就是希望手底下的人能制住这人。

    自己怎么能长他人志气,灭自?#21644;?#39118;?告诉李虎,李鸳鸯忌惮石敬孙呢,只能好好琢磨石敬孙,好好与他交手。

    而且李鸳鸯明白,最难的题目?#20849;?#22312;这上头,不是李鸳鸯能不能战胜石敬孙的问题,石敬孙他不找李虎底下的人交手、打交道,凡事他会直奔李虎,你与他根本打不上交道,因为他不把你看成与他对等的人物。

    再深一层的意思,则是在説,我们东夏最?#25214;?#25112;胜靖康?#21073;?#30707;敬孙这样厉害的人物,不管靖康是不是不多,但东夏这边也一定要有不少人能制得住他。

    这就不是叫困难叫委屈的事了。

    李鸳鸯一咬牙,“扎”了一声,奋声説:“我一定用心。”
黄金农场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