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曲尽星河 > 二百二十四节 为人着想
    受限于天色?#25237;?#22799;军队的不断后撤,靖康?#27815;?#32456;鸣金收兵。

    夜晚,月亮高高悬?#20063;?#31353;,秋风高爽,山野草原别样风光。皇帝摆开宴席,庆祝今天不错的开局,将领们既没有受迫于行辕分析战事,也没有下营抚慰军中士卒,而是参与到宴饮中去。少数一些将领流露出些许的忧虑,他们在这一战中损失不xiǎo,过后一旦伤亡上报,该怎么作交代……甚至还有或死或伤的将领,他们已经无法来到宴会,但绝大多数的将领都是?#26029;?#30340;,在整个战事的过程中没有压力,没有上官的?#30772;齲?#21453;而是一场一场的欢宴,可及时行乐,自当行乐。

    与这一片和美并不和谐的是东夏军营。

    每一个军营都整整齐齐摆着清一色的xiǎo马凳,准犍以上的将校一丝不苟地拿着竹板,别着?#23383;剑?#29992;簪笔书写,他们面前是一个四只白蜡杆撑起来的大架,挂着一块四方的牛皮布幕,?#35813;?#29325;牛、参士轮流用指挥杆讲解分析今日的战况,而他们的主官也不偷闲,往往就坐在斜角的地方。dǐng.diǎn。 ,时不时插言,却也在不停记录。

    而吃完饭的军卒们,有的在整理兵器,刷洗马匹,登记伤亡,派代表看往受伤了送往野战医棚的同袍,时而摔跤活动。

    有的这些都做好了,席地而坐,列成整整齐齐的方块一起歌唱,他们是在?#21364;?#30528;将官们结束总结,交代第二天的战事。

    自缔造以来,东夏军队就是如?#22235;?#26679;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哪有这样一人一只xiǎo马凳的条件。将士们蹲着坐着,战时多总结分析战事,闲时则学习战法,背诵军律。

    而大本营,更是交织忙碌的文武。

    他们连烤熟的肉都?#30343;?#38388;吃的,一些勤务人员围绕着烤肉的架子,将肥羊和肥牛的骨头剔去,给他们盛放在盘子里,再放到他们面前,都是谁想起来了,用手抓一块,胡?#39029;?#21507;,拿起腰上的皮?#22812;?#21475;水……他们统计伤亡,安排补给,整理各个军队所在的位置,将要到来的军队已经到达什么位置,收发情报,并把军情翻译出来,做第二天,第三天的部署,甚?#21015;?#27491;目前的部署。

    一张巨大的牛皮缝制的地图上面趴着好些参士,他们提着气死灯,边挪边画,边挪边画,地图上的红色箭头越来越多,越来越多,那代表着各自建制的军队,四面八方?#20384;矗?#20687;利剑一样围绕着白登山一带。

    这一带不仅限于白登?#21073;?#21253;括着渔阳,上谷,龙城,晋阳,还有各处的关卡。他们基本完成之后,?#37326;?#40479;带着行辕将领站到前头,开始站到上头用脚尖diǎn一些位置,验证他心里认为的某支军队能够抵达的地diǎn,不时满意地説:“看来他们的动作都比预想的快,而且报告位置很及时,这是李益生的功劳。李生,成绩斐然呀。”

    李益生受宠若惊地説:“是诸将?#31185;?#24515;协力,行动迅捷,非唯独情报?#26438;佟!?br />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突然?#19994;?#39640;奴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在那儿diǎn了一diǎn儿,説:“祁连的军队怎么悬在高奴的?#25103;?#19981;动了?”他?#39277;?#38382;人:“谁知道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有个参士连忙上前,告诉説:“尚未收到消息,军报只接到他抵达高奴一代的消息,是不是已经入了包兰,而没有及时报知?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参士当即更正説:“包兰?#25237;?#22799;二州的军队汇和,意图汇聚龙城,报来的时间应该在祁连将军抵达包兰之后,如果祁连将军?#21069;?#26102;抵达包兰的话,军报会汇集送至,不可能还没有抵达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立刻调头,喝道:“李生。立刻去找有关祁连军衙的情报。”

    李益生还没有吩咐下去,一个参士捧着记录册子大步来?#21073;?#21578;诉説:“刚刚收到一份军报,是祁连将军在高奴北部送达,他向陛下作出请求,请求攻取高奴,请大王批?#23613;!?br />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从地图上下来,走过去拿参士手里的消息,却是问人:“他为什么要请求攻取高奴?”

    很快,他回到地图上,俯身看了片刻,一扔指挥杆,断然道:“同意。令下如下:若有快速攻占高奴的把握,则下高奴,佯攻关中,取轻径赴定边,接应定、夏、包兰军队,指向龙城、太原。”

    立刻有将领提出有所针对的观diǎn:“大王。祁连将军没有接到大王的批示,却自主停下正在行军的军队,应该受到处罚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一?#36189;罚业?#24120;子龙,问他:“子龙。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常子龙略一迟疑,説:“将在外,君命有所不受,祁连并非庸将,定是有停留的原由,也许这个原有就是他一下探知?#21073;?#39640;奴守备空虚,或者防守?#23578;浮L热?#20182;不采取手段,立刻攻取,反而在数百里之外往?#30331;?#31034;,就会贻误,末将以为,应该褒扬。为将之人,不知变通,怎么可?#38405;?#25112;胜敌人?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笑道:“还是看他能不能顺利拿下高奴。”

    这是实情。

    你要根据实情来更改行军路线,?#28909;?#39640;奴拿不下来,説明你无故更?#27169;?#21482;有处罚,?#28909;?#39640;奴一举而下,而后续设想一再成功,説明你临机决断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他要求把这些议论也一样誊抄,寄发祁连,等于是给了祁连答复。

    因为内容比较长,李益生连忙安排人作翻译。

    等翻译完,自己拿来给?#37326;?#40479;看,低声提醒説:“大王。给祁连将军的内容是不是太长了?这后面都无关紧要呀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笑道:“也不算无关紧要。祁连擅改大本营的安排,他必须给大本营一个交代,刚才的争议你不也听到了吗。这一diǎn我要让他知道,也要让更多的将领知道,这是一个我改安排我必须负责任的事例。”

    李益生diǎn了diǎn头,?#24187;?#25285;心地説:“要是攻打高奴是错的,大王该怎么惩处祁连将军呢?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笑道:“攻打高奴一定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李益生?#31561;弧?br />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轻声説:“你好?#27599;?#30475;地图。皇帝与我东夏作?#21073;?#20182;到白登?#21073;?#20891;事力量就都在白登?#21073;?#36825;样打仗,眼睛xiǎo,区域xiǎo,而我东夏呢?相比而言,我?#21069;?#19978;谷兼顾了,我?#21069;?#23450;边和龙城兼顾了……这是着眼于全局,着眼于更大的战场,即便是正面战场上,我们打不过……背后龙城,太远被我们抄了,皇帝能算赢吗?而现在呢,祁连一旦进攻高奴,这场战争又经过雕阴指向了关?#23567;!?br />
    李益生连连diǎn头。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问他:“?#28909;?#20851;中起了战事,高奴失城,经过雕阴,再报往长月,长月再经登州,送达白登山。秦理要多久才能接到消息?”

    李益生想了一下説:“我估算,?#20081;?#21313;天以上。”

    他立刻笑了,更正説:“最少十天,怕是二十天都不止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説:“这种跨越几千里的战争,靖康指挥都指挥不了。调度也一定调度不过来。而他们国内,对战争,都需要皇帝授权……攻打高奴,这绝不是靖康可以撑得住的。”

    他喃喃道:?#20843;?#23376;兵法之中的走,你们要有更深的体会。走一字,是立身不败之地的保证。”天马行空般联想到孙子兵法之中的?#30333;摺?#23383;,他又发愁説:“你説皇帝与我们交?#21073;?#25105;们不主动打他,他又走不过我们,会离开白登山追击吗?往草原扎营,往草原行军,他根本不会这么干呀。他下一步咋和咱打呢?”

    是呀。

    李益生也?#25797;?#20102;,这皇帝进攻得挺舍得,天黑收兵了,按照靖康官兵的情况,根本没办法追击,他这为啥而打仗呢?

    追他不能?#32602;?#25509;下来几天,东夏军队还没有全数到齐,不能再主动上去找他,他怎么找东夏军队打仗呢?

    李益生能懂,遇到笨人,你都得想方设法为他着想,帮他安排接下来的战争怎?#21019;頡?/div>
黄金农场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