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曲尽星河 > 二百三十节 世子嫡系
    天色渐渐黑了,靖康军队却尺无寸进。

    他们一边?#21364;?#32418;衣将军的到来,一边做出各种准备,拆毁车辆,准备架到壕沟上去,然而红衣将军送达,时日已晚,只是轰了几回。

    夜晚到来,深秋原野的寒意袭来,他们摸黑进攻了一阵,最后慢慢消停。

    东夏军?#28216;?#19968;畏惧的是靖康的红衣将军,并不是打不赢,只要肯冒着一定的风险和?#36865;?#19981;是无法突破红衣将军,但是这种?#36865;齙野?#40479;无法接受,将领们也无法接受。这场大?#21073;?#20182;们毫不犹豫地认为胜利的一方是自己,这种信念和靖?#23265;?#30528;人多一样,因为这种最终胜券在握的心理也要拒绝强攻。

    他们必须?#19994;?#19968;个办法让红衣将军发挥不了它们的作用。

    战争略一消停,东夏一方就在忙着拷?#21490;?#34383;。

    他们不求俘虏知道太多,能问出来多少就问出来多少……很快,将领们面前现出对红衣将军的汇总,铁的,上千斤甚至几千斤,里头塞上黑色的粉末,放-dǐng-diǎn-xiǎo-説-上金属碎渣或者爆竹一样的圆蛋-子,要用火diǎn。

    按説,夜已经深了,问完俘虏,应对红衣将军的事情就到了明天。

    但在东夏,眼前的事情?#25381;?#20154;肯拖延片刻,更不要説到第二天,消息立刻送达到最高层,送到?#37326;?#40479;面前,甚至包括所判?#31995;?#32418;衣将军有可能停留的地方。是的,俘虏交代,天黑之后,靖康军队要将红衣将军的药粉集中起来收好,避免露水深重,影响到第二天的使用,便有将士们分析,他们会收在掌管红衣将军的红衣营,而红衣营因为自身的特殊性,一定会保护在后方。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在图纸上查看,不断询问他们对靖康营地判?#31995;?#20381;据。

    突然,他抬头问人:“能否派遣一支军队,摸进去,虎口拔牙,将红衣将军用的药粉给它diǎn掉?”

    众将一下凌乱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説:“对面阵中都是军队,怎么可能摸得进去?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淡淡地説:“明天天阴。外头?#25381;性?#20142;也?#25381;?#26143;星。靖康军队一直与我们交?#21073;?#20063;未?#31456;?#21487;以diǎn燃的干柴,缺少火把和光亮……”看着一双双越来越亮的眼睛,和围?#20384;?#30340;将领,他在地图的正前方放了一只簪笔,在地图的后方放一只簪笔,轻声道:“我们的军队前后夹击,敌阵中间一定是空的。”

    空的?

    一个兴奋的将领补充:“大王。大王。正好我们布下了壕沟桩林和拒枪,隔绝了他们,也隔绝我们自己,不利于大军夜袭,这?#19981;?#40635;痹到他们,造成他们的松懈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笑道:“孤只是説説,能不能,敢不敢,你们自己分析,自?#22741;?#23450;。”

    立刻,有人大声説:“人太少不?#23567;?#20154;太多,目标又大。”

    赵过一直蹲在旁边。

    受处罚之后,他还在憋屈,此刻突然站起来説:“就找一牛录上下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不是大将,但是説话还是?#33267;?#28145;重,众人已经当成是决定,纷纷喊道:“我麾下。我麾下。”

    他们争执起来,片刻之后,就有人互相挤扛,抓对方的脖领。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怒道:“?#25381;?#25932;人相逢,你们自己干起来了,怎么不拔刀呢?”

    他感叹説:“?#19978;?#20102;。博xiǎo?#20849;?#22312;。他麾下的军队,却是最适合不过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受到启发,他转身问:“谁麾下有博xiǎo鹿的那支军队出身的?”

    众人一?#31508;?#21040;为难。

    谁能当场备部下的经历吗?

    突然,有人告诉説:“大王。博xiǎo鹿军队给杨二广牛录的八百新卒提供过犍牛,用来训练他们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就摇头説:?#25226;?#20108;广牛录残过,全是新卒,根本就不适合。还是我的人更合适一些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也同意。

    突然,渔阳军衙中的韩英猛地挤进去,喝道:“谁説我麾下杨二广牛录不合适?他是世子呆过的军队,是大将博xiǎo鹿支援犍牛,一手训练的,谁説不合适?#21487;形创?#27604;,你们又怎么知道他们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他找向?#37326;?#40479;,铿锵有力地説:“阿爸。杨二广牛录是我军府的精锐,此战已有战功在册。”

    他是?#37326;?#40479;的养子。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笑道:“韩英。你想想,深入敌营足够凶险。”

    韩英一头扎了下去,大声道:“末将愿为杨二广牛录立下军令状。杨二广在时,末将虽然与他争?#32602;?#20294;那?#21069;吞?#23572;之间的较量,而今他不在了,末将希望能给他留下的牛录一个机会,天下扬名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犹豫了一下,双手伸出来,准备将他扶起来,然而弯腰探在他的肩膀,韩英轻声提醒他:“那是世子的兵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一下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韩英一再提醒世子呆过,他是在提醒要为嗒嗒儿虎栽培嫡系呀。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diǎn了diǎn头,还是説:“去找他们的将领来见?#25314;?#23396;知道,他们牛录现在根本?#25381;?#23558;领,孤的意思你韩英懂就?#23567;?#35813;叫的叫?#20384;矗?#36824;有支援去的犍牛,?#24405;?#20102;人,才知道合适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韩英大喜,扭头就跑,跑到大本营的边缘,他?#21534;?#19978;了匹马。

    众人忍不住在背后议论:“你们看这货的吃相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哈哈大笑説:“这货的吃相确实不太好,可军情也同样紧?#20445;?#38590;道让他细细磨蹭吗?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韩英带了两人来。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挺意外,问韩英:“为什么只带他们俩?”

    逢毕上前一?#21073;?#26524;?#31995;?#34892;了军礼,大声説:“我?#25335;?#29275;以上,已经在集合军队,布置作?#21073;?#25152;以只来了俩。”

    另外?#24187;?#29325;牛也猛地上前一?#21073;?#22823;声道:“末将是博xiǎo鹿将军派遣,支援杨二广牛录的协领漆霸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只问了一个问题:“一旦派遣你们,得手后,你们怎么后?#32602;俊?br />
    漆霸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时间太短了,他们只是想着怎么摸进去。

    逢毕却猛地一跺?#29275;?#21898;一样回答説:“回大王。直扑?#23454;郟?#27963;?#20132;实邸!?br />
    漆霸连忙用手拽他衣裳。

    逢毕受他提醒,连忙説:“?#28909;?#26080;法捉住?#23454;郟统?#25932;人护驾之际,向北方突围,我们有战马,能跑过敌人的传令兵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立刻喝道:“让人先一步绕路出发,通知北方的军队在烟花升空时发动进攻,接应杨二广牛录突围。”

    下完命令,他这才説:“要?#21069;?#22825;就好了,飞鹰、群鸽,夜里都不飞。”

    让找来俘虏的衣衫,找来一个反水的俘虏去带路。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就与诸将,目送着逢毕?#25512;?#38712;离开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争归争,然而争过之后却是同心一?#25314;?#31449;在那儿,纷纷感怀:“都还年轻,经此九死一生,日后必是将才。”

    九死一生?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摇了摇头,心説,未必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运气太坏,胜利只会属于那些胆大、心细、意志坚定,训练有素的人。
黄金农场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