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曲尽星河 > 二百三十六节 相约赌斗
    一路上?#20849;?#30041;着靖康将士的尸骨。

    东夏也没有让敌人尸骨暴晒的习惯,主力军队顾不得,一个丙等军府却在处理,他们寻找着没死的,受伤的,拉走死去的,帮助登记铭牌,一旦议和,这些东西就会还给敌国,告诉他们,这些人中哪些成了我们的俘虏,哪些已经战死,至于失踪的,你们?#32422;?#21435;算。

    即便是丙等军府,下头的士卒们也不理解。

    好在他们还能在死人身上还能摸diǎn主力府兵摸剩下,或者不屑去捡的东西,尽管如此,路过两个打闹抢把匕首的两个士卒,他们口中还一个劲儿念念有?#21097;骸?#36825;都是敌人,死了伤了,还让我们管?大王真是的,要是咱们的人战死,他也让敌兵管?#21073;?#27515;的就算了,拉走卷卷,让烧烧掉,让埋埋掉,这伤的,还拉回去救治。”?#37326;?#38738;停在他们旁边,发现他们注意不?#21073;?#20027;动説:“见没见到渔阳来的?#28216;椋俊?br />
    两个士卒?#36189;罰?#24180;龄都不大,告诉説:“见到一支运粮食的,好几百个人,刚过[dǐng][diǎn] 去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38738;问问细节,让他们指明一下方向。

    正要离开,视线中一片丙等军府的士卒大喊大叫,在往北追逐。

    这边那两个丙等军府的士卒也连忙拔脚就跑,边跑便喊:“老乌。老乌。咋的了?”?#37326;?#38738;正要派?#32422;?#30340;女兵去看看,那两个士卒?#36189;?#21898;道:“将军。将军。来替我们抓人,有个敌人受了伤,本来抬他去救治的,没想到半路上,伤了咱的人就跑。”?#37326;?#38738;一听,给三百骑兵一摆手,就拉网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三百精兵用作追一个伤兵是不是浪费?

    而?#19968;?#26377;那么多丙等军府的士兵。只是这些不是?#37326;?#38738;肯去考虑的,哪怕三百人去抓兔子呢,只要她想去抓。她飞快驰走,见到远远一个身影,脚步蹒跚,在往一个土坡上爬,两个丙等军府的士卒跟在他身后,很快就被他摁倒一个,从坡上滚了十几步远,爬起来再追。

    底下还站着十来个丙等军府的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犍牛模样的在作思想工作,大喊:“那兄弟你回来。是要给你治伤。你不要忘恩负义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38738;路过,也跟着愤怒。

    你説给你治伤呢,你反倒伤我们的人,追?#27815;?#19981;回来。这样的人要教训不?她一个口哨,把?#32422;?#30340;兵唤来了,指了一指,大叫道:“兄弟姐妹们。这个人从战场被咱们的人捡走要治伤,他?#20849;?#24895;意,打伤咱们的人要跑,谁把她给抓回来,我重重有赏。将?#27492;?#20182;去咱的甲等军府。”

    一箭男卒?#32769;?#33509;狂。

    他们有的去甲等军府被筛选掉的,有的是?#37326;?#38738;从甲等军府通过他们将军借来的,眼下看主力军队作战立功,?#32422;?#22825;天跟着?#37326;?#38738;跑着玩,二话不説就蹿了上去。女兵们动力稍嫌不足,但?#27531;酥虏?#21187;,有的骑着马,转抄坡地,有的跟在男兵后边,在往坡子上爬。

    那个靖康人爬上了坡埂,人追上了坡梗。

    那人逃了?#24405;猓?#20247;人追过?#24405;猓?#26102;而有人?#26041;?#21364;毫无意外被撂倒。

    ?#37326;?#38738;?#25512;?#20102;怪了,走路都走不稳,咋上去一个,被他弄趴一个,沿着土坡往下滚呢?应该此人也没伤人,?#22270;?#20498;地的爬爬起来再追,?#37326;?#38738;心里急躁,回顾东西南北,生怕这会儿工夫,嫂子路过,已经走了过去而?#32422;?#19981;知道,二话不説放了战马,双手紧紧一条马鞭,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根本不像个女人,健步如飞,很快将很多男兵撇在身后,又是抄了过去的,上了坡就把那?#35828;沧 ?br />
    这是个身材高大的靖?#24403;?#24212;该是被狼牙棒给开了瓢,一头是血,头发糊在脸上,腿上?#20849;?#20102;一支箭,在甲上别着……他一见?#37326;?#38738;,竟?#31456;?#35500;:“我腰间还有一块玉佩,给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?#37326;?#38738;大怒。

    众人追他不上,就是因为他一会儿给钱,一会儿给玉佩吗,话都不愿意搭他一句,迎面上去就是拳脚。

    两人在坡上交锋,那人不断被?#37326;?#38738;打中,摇摆后退,这给了大伙机会,几十人围成了一圈。

    大伙正要加入战团。

    那靖?#24403;?#35500;:“你仗着人多算什么好汉?”

    ?#37326;?#38738;就回他説:“我不仗人多,照样把你?#21697;!?br />
    她已经捶擂得得心应手,?#24895;?#35500;:“都站着看就?#23567;?#20182;要是能?#28216;?#25163;里跑掉,就任他跑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她突然想起什么,一挥手制止那靖?#24403;?#21898;了?#32422;?#36523;边的人説:“带些人去?#28216;?#23234;子。”

    接着,她解下碍事的披风,扔了马鞭,刚才被对方抓扯过,又説:“刚才手里?#27835;章?#38829;又顾披风,这回与你来真的,你要是能走个三五回合,我就放你走。”

    那靖?#24403;?#21917;道:“你当真?”

    ?#37326;?#38738;説:“当真。”

    那靖?#24403;?#20063;説了句你等着,战袍上撕了块布,把眼睛擦擦,又给众人要了把短刀,一刀将身上钉的箭矢斩去,射短?#38431;?#22320;下,冷笑説:“本将纵横三军,就是受了伤也不是你个瘦猴子能挡得住的。看在你们是想救治我的份上已经再三留情。?#28909;?#20320;开口説大话,可要承担后果,取信与我。”

    人越来越多,丙等军府的人不大信任?#37326;?#38738;。

    她手下的人却开始替她扬威,四处告诉説:“除了几个老将,我们将军在年轻一代中打遍天下无敌手。他会是我们将军的对手吗?你们放心赌斗好了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38738;冷笑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起了起来,説:“我输了得放你走。我赢了你答应我去看伤。横竖都是?#38405;?#26377;利,我为什么要与你赌斗?看看,周围我们的人都?#20384;?#20102;,蜂拥而上,抓你跟逮一只xiǎo兔一样。对。要赌斗,你就説你输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那靖?#24403;?#35500;:“人头给你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38738;又是冷笑:“我要你人头干什么?”

    那靖?#24403;?#24819;了一下又説:“我的马和兵器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38738;忍不住哈哈大笑説:“都已经被我军俘获,我想要,给?#37326;?#21733;説一声,几千、几万个里头,他都能让人给我?#39029;?#26469;。”

    那靖?#24403;?#20415;説:?#25300;一?#26377;?#24187;队?#20329;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38738;?#22120;?#22320;説:“打就打你个用玉佩到处?#31456;潁?#21578;诉你,我玉佩好几十块,都是别人送的,缺玉佩吗?你以为我们东夏将士的操守,?#24187;队?#20329;就能换走?”

    她是故意説给周围人的,她就是怀疑大伙都是被这人?#31456;?#20102;,否则一个浑身伤的士卒,怎么就抓不住呢。

    那靖?#24403;?#27809;了办法,只好説:“那你説怎么办?”

    ?#37326;?#38738;想了一下説:?#25300;?#22900;为婢,?#19994;?#20063;不稀罕,但你这上上下下什么也没有,又是一介俘虏,没答应我的能力,就这样。要看你武艺,要是武艺好,就到我营里干diǎn啥,帮我练练兵,做个教头。要是武艺不好,该干啥干啥去,治好你们的伤,?#37326;?#21733;觉得光荣,?#19968;?#26159;不杀你让你活着的好。”

    那靖?#24403;?#29615;顾左右,周围已经围了二三百人。

    横竖不是。

    赌,还有压在这瘦猴身上的一线生机,不赌,更是跑不掉。

    他咬咬牙,答应説:“你别后悔。某也是打遍天下没敌手。”

    説到这儿,他未免?#34892;┬男椋?#34917;充説:“除了你们大将赵过。你们东夏余人皆不放在我眼里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38738;便不再与他多言,扎着脚向他移动,他同样碾了脚尖?#20384;礎?br />
    他知道?#32422;和?#19978;有伤,眼睛过会儿还要?#24050;?#28404;,干脆先下?#27835;?#24378;,一个寸?#21073;?#23601;是正面?#30475;罰?#22826;过迅捷?#22303;遙?#20182;都担心把人打死,毕竟人家没有杀?#27169;?#20182;也略显大度,跟着提醒説:“xiǎo心。”

    “砰”。

    他不敢相信地收回拳头,拳线被截断,手腕被击?#23567;?br />
    再打。

    一拳。

    两拳。

    三拳。

    无论多快,都会被对方抓住轨迹。

    再一脚。

    脚抬起来,xiǎo?#28909;?#34987;提前踢?#23567;?br />
    双方用了散手,相互拆解,陡然阳光照射,他这才留意?#21073;?#23545;方的眼睛现出诡异的五色光晕,瞳孔竟然不是圆的,细看是两个瞳?#20303;?br />
    眼花了不成,一分神,对手一个反剪推,他就?#24247;?#19978;了。

    秋?#25214;?#30524;。

    头沉腿疼,他坚持?#25490;?#36215;来,带着不敢相信説:“你这是什么拳法?”

    ?#37326;?#38738;冷笑説:“打败你的拳法。”

    他干脆闭上眼睛,慢慢屈腿往前迈?#21073;?#32039;接着睁开,猛地又是直线一拳。加入对方能够隔开你,那你就不能曲线走,只有直线成diǎn,她才无可奈何。这一次更快,他看着?#37326;?#38738;的脸,尖尖的下?#20572;?#28165;秀的模样,像是深林来的精灵,怀疑这一拳下去就会变形,然而拳打在空气?#23567;?br />
    一种坐收不住的失衡?#23567;?br />
    拳真的落空。

    他在心里惊呼:“这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但它真的发生了,?#37326;?#38738;避开了,头曲了一个角度,身体却伸展?#25112;?#32454;长的军靴从带着风声,从下方蹬到脸上。

    那靖?#24403;?#22836;一扬,接连后退,坐地上了,还在坡上滚了一滚。

    众人无不喝?#21097;?#36824;有人提醒説:“别打死了。”

    但那靖?#24403;?#21448;站了起来,他説:“我腿有伤,只能直进直退,你?#20063;?#24038;避?#30097;?#21527;?”
黄金农场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