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曲尽星河 > 二百四十三节 战胜可和
    边军往内营蜂拥而来,像舞动的一条长龙,被障碍和人墙隔断,就在那儿喊叫:“让我们去见皇帝。皇帝身边有奸臣。”

    御林军们也在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但谁是奸细?#21073;?br />
    他们掰着手指头算过来算过去,确实有奸臣,?#31353;?#21017;一,裴先静……,这些人围着皇帝打转,陷害政?#23567;?br />
    但这一次,他们也天天跟在皇帝身后喊着要议和呀。

    风一阵阵,喧闹一阵阵。

    皇帝觉得这行营透风,冷嗖嗖的。

    喧闹尽管很远,却使得他头皮发麻,这种数万人带来的压力是非常人可以承受的。尤其是那种难以接受,已经有人与他讲了将士的诉求,第一个是要议和,第二?#22681;?#20986;杀死武元昭的凶手。皇帝觉得难以接受,傍晚与舅舅一起説话时听他的口气,军队还是足够稳定,怎么现在就传出那么强烈的声音呢?而杀死武元昭,那是怀疑他与?#37326;?#40479;勾结,又不止一次得罪过我。

    皇帝?#30830;?#24594;又恐惧。

    请什么愿?#21073;?br />
    无非内中有两种原因,舅舅治军无?#21073;?#32780;背后又有人鼓动,很有可能就是他武元昭的同党。

    董文?#31995;?#24080;外见他,他便让在帐外?#20849;健?br />
    ?#30343;?#20182;不足以信任董文,而是他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,帝王的恐惧,佛主的恐惧,怎么能在常人面前表露?他追责説:“舅舅。你还要进攻东夏军队,人都造反了,你拿什么进攻东夏军队,你哄谁呢?你相信不相信,朕可?#38405;?#19979;你的人头,用来安抚将士们?#20426;?br />
    言辞激动。

    帐内他也是激动的,挺身站着,胳膊用力地挥下,往一个方向指去。

    他英俊的脸上略带些苍白,两腮飞起病态的嫣红。这是毫无疑问的,他是一个英俊的男子,虽?#25381;行?#21457;胖,但那双眼睛依旧明亮,颈部还没有肥肉堆积,挺立站在那儿,除了xiǎo腹微凸,依然挺拔,关键是,这diǎn?#20849;?#22312;士大夫那儿,反倒是一种受追捧的福相。皇帝就这样地站着,阴冷使得他有一种别样的神采,帐内有diǎn灯火,但是空间太大,绝大多数地方是黑暗的。他面朝黑暗,有一种令人深刻的萧索气韵。

    帅人帅于?#27169;?#34429;然又激动又恐惧,但皇帝的内心却是深?#29454;?#21338;,充满?#24895;瘛?#20182;开始在思索走动,时快时慢,?#34987;?#26102;急,脚步在帐内铺就的打蜡地板上一下轻一下重,充满着韵味,他是在想,是什么导致了今天的局面。

    是他做错了吗?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杀人不杀?#21487;?#20102;人就会惹怒麾下数万将士??#37326;?#40479;决定是战是和还能让人搬弄説道?

    为什么到了他这儿,会是这么一个情?#25991;亍?br />
    这种节奏给了董文庞大的思想压力。

    他这个外甥説要?#21568;?#32473;将士们平息怒火,会不会真想到那儿,布一出斩杀自己,提头?#23616;冢?#36716;借怒火的局?

    他也不放心那边的将士,虽然他刚刚去看过,场面还没有失控,自己也安排了诸多的将领和人手……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会不会发生变化?咬了咬牙,他?#27815;?#22836;皮説:“陛下要拿我的人头交付将士,如果能够平息他们的怒火,舅舅责无旁贷。但问题是,他们要的是议和呀。武元?#35328;?#20040;死的,不过是他们的一个诱因,diǎn了火而已,将士们以为武元昭来劝説您,被奸臣所害。”

    皇帝越发地冷静,冷静会促使平静,他淡淡地问:“是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董文又説:“悬而不决,容易生变,现在大臣们都赶去劝説,但到底能不能劝説,容易不容易劝説,其实还在一个问题上,陛下是否愿意议和。”

    皇帝説:“议和?就是?#37326;?#40479;的一个策略,一种手段,现在还真见效了。”

    他似乎是在笑。

    董文担心急了,请求説:?#25300;一?#35201;赶紧赶过去,看着,避免局势恶化。”

    皇帝轻声?#39318;?#24049;:“到底是什么原因呢?#20426;?br />
    他心里想了原因,但是没有説出来。

    这第一个原因就是没有那么多真正?#39029;?#30340;大臣和将领,世家子弟和他们的弟子一起遮盖了朝堂。他们?#30343;竅字页系?#35851;高位,而是靠交?#22763;空故静?#23398;,靠金钱往来,一旦获得士族的普遍认同就可以出仕,很多人通过?#26131;?#32852;姻,到处讲学,交游广阔,推荐出仕,足以呼风?#25509;輳?#29978;至和军队上的武将也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    这武元昭就是一个例子。

    他才是出身在一个二流门阀呀。

    自己一直以来,也在放任这一diǎn,当然也很难?#35851;?#29616;状,除?#21069;?#20182;们一一清洗,否则很难?#35851;?#29616;状。

    所以大臣们説要议和,军队就跟着想议和。

    打仗是要死人,是会让他们葬身塞外,可要是作战胜利?#22235;兀?#36175;赐也是丰厚的?#21073;?#25353;照帝国的惯例,杀了?#37326;?#40479;,那可是一方诸侯的赏赐,他们为什么不为之所动呢?历来对这些野酋的征伐,将领们最积极不过。

    其次就是熊熙来所説的,将士们的意志乃至大臣的意?#38745;还?#22362;定,为什么?#36824;?#22362;定,因为他们内?#38393;忻挥行?#20208;。

    他们不去?#38750;?#36523;死之后的荣誉和死后的世界。

    他们不相信轮回。

    古时候的大臣为什么那么多人死节?他们就是认为自己死后可以流传千古,可以化为一股清气……为什么?#37326;?#40479;的将士意志那么坚定,是因为他们有萨满,会反复告诉他们,死了之后是去陪伴他们的长生天。

    熊熙来还提过一些原因,?#30830;?#35500;军队统属混乱,对这也是原因,可这?#30343;莤iǎo原因。

    大原因就是那两个。

    要説如何解决,那就是靠佛来解决。

    人不?#39029;希?#36235;利避害,那是皇权无法拥有他们的内?#27169;?#30343;权不能,佛能。人畏惧死亡,意?#38745;?#24378;大,那是因为他们怕死后什么都没有留下,亲人们受苦,丹书青史可以给他们留下美名,萨满可以让他们去天上陪伴苍天之主,佛呢?佛可以让他们重新轮回,视他们是否足够虔诚而托生?#36824;蟆?br />
    朕要……

    董文在外头等不及,催促説:“陛下。下个决定。我要赶回去帮助控制场面。”

    皇帝却突然问:“舅舅,你信佛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董文苦笑。

    他一个领兵的大将,平日与敌人玩的就是尔虞我诈,信奉佛法向善?

    皇帝有diǎn失落,

    他舅舅都不信佛,怎么能让这些门阀一一信奉呢?

    皇帝不快地説:“你走。”

    董文失望了。

    你走,就是没有答?#31119;?#27809;有拿到答?#31119;?#24590;么出去与将士们説,是告诉他们和还是战?他劝説道:“陛下你的决定呢。”

    皇帝淡淡地説:?#25300;史稹!?br />
    董文无奈了,?#32531;们?#22768;告退,转过身来,带着悲?#24120;?#21521;喧闹声起的地方走去,也许皇帝是这个意思,让自己给将士们一个交代,让自己承担着战事不利,无故生非发动不义之战等等后果。

    他一步一?#21073;?#36208;得缓慢沉重。

    然而算着脚?#21073;?#32422;莫着二十?#21974;?#20043;后,皇帝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回来。”

    董文又回去了。

    皇帝淡淡地説:“议和。你説的没错,回喘一口气。”

    董文打算再次告退。

    皇帝要求説:“舅舅来扶朕,朕要站到那些将士们面前,好好地看看,究竟谁在背后作乱。”

    董文大吃一惊,连忙説:“人太多,杂乱无章,闹得厉害,陛下要是去到那儿,安知场面不会失控?#20426;?br />
    皇帝坚持説:“带朕去。朕有上天和佛法庇佑,百邪不侵,难道会害怕他们?#24576;桑?#34429;千万人而吾往矣,都是皮毛色相,看得空就有得心静。”

    董文无奈,大喝一声,让人来伺候皇帝起居。

    皇帝穿上龙袍,带上龙冕,扣扎上龙带,穿上龙?#27169;?#35753;?#35828;?#26469;如意,抓在一?#30343;?#37324;,让?#35828;?#26469;佛主,抓紧另外一?#30343;?#37324;。

    一持帝国气运,二持箴言佛法,两手?#24613;福?#32570;一不可。

    他的仪仗渐渐?#24613;?#22949;当。

    车马从人流水般站好,金瓜?#28872;?#25171;起来,各种?#30772;?#23637;开,皇帝要大将军董文亲自伸手牵引,登上龙辇,轻声要求説:?#30333;摺!?br />
    乐仗开锣,骤起礼乐。

    将士们老远就看到皇帝的仪仗过来。

    有人在人群中大喊:“皇帝来了。万岁爷来了。都不要喧哗了,?#20154;?#26469;了,我们告诉他有奸臣。”

    皇帝到了。

    仪仗停下,他又让董文牵引着他下来,?#19994;?#19968;个diǎn兵的木将台,往上一指,等侍卫鱼贯上去守卫,仪仗上去一部分,自己也爬了上去,站到了数万将士们的面前,火把一打,他显得无比雍容,极为华贵,深沉而自持。

    他沉声宣布説:“武元昭与?#37326;?#40479;勾结,相互之间眉来眼去,是朕杀了他,谁来为他声讨?#20426;?br />
    话传一遍,将士们顿时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谁去声讨?

    皇帝杀的人呀。

    他?#30343;?#24819;杀谁都杀谁吗?

    将士们不但不敢去声讨,反倒?#33251;?#21457;凉,多数在想:皇帝想杀我了咋办?

    皇帝知道自己征服自己了,克服了自己的懦弱,而且很是成功,数万将士动都不不敢一动,吭都不敢一吭。

    一个武元昭?

    朕就是告诉你们朕想杀他。

    他在心底冷冷一笑,紧接着又説:“朕觉得东夏王?#37326;?#40479;议和没有诚意,是实力不逮的表现,而我们一再吃败仗,一旦议和,受胁迫而和,会不得不答应他匪夷所思的条件。你们要是能打一场胜仗,朕就肯和。朕是天子,一言九鼎,就是这么想的,也就是会兑现,就看你们能不能打赢。”

    数万将士顿时从沉静中警醒,他们山呼高喊:?#25300;?#30343;英明,吾皇万岁。”

    继而,就是保证一战取胜的许诺。

    董文转过?#24120;?#19981;可思议地看着皇帝。

    皇帝显得很平静。

    军队嘛,得会驱使,这自己的舅舅,他治军真的不怎么样。
黄金农场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