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曲尽星河 > 八十八节 找对了路
    王威跟着李虎到?#37326;?#40479;的大帐外,?#37326;?#40479;已经在?#21776;?#33579;茫的营地上打一套慢拳,身边站着他的心腹,正向他说着什么,他只在行云流水般伸展肢体,好像置身事外……一群冲来的孩子把这份静谧破坏,“阿爸、阿舅”着尖叫,一股脑拥到他腿下,他这才收拳直立,吐了一口白气。

    李虎连忙带王威到跟前,?#37326;?#40479;询问:“阿宝呢?”

    得知随后就?#21073;?#20182;便伸手指一下远处的荒地,打发说:“阿虎。阿?#21482;?#35201;听苏虎臣谈定州的事情,你带阿弟们跑一个来回,到那个地方就可以了,看着他们,别摔倒被狼叼跑你也?#20849;?#30693;道。”

    话音?#31456;洌?#23601;?#24515;?#23401;子用稚气的大叫反驳:“阿爸你才被狼叼跑。”

    狄宝是后到的。

    这时,李虎、王威带着孩子们跑在野地里,跑着打闹着,他到了,想跟去觉得要与阿爸打声招呼,想打招呼,阿爸在那打慢拳,身边站着?#31508;?#27719;报着消息,有点无所适从……过了好一会儿,正要干脆跑去撵李虎,?#31508;?#36716;身离开,?#37326;?#40479;站定?#20843;?#20102;。他连忙解释说:“阿爸。洗了个脸,到晚了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点了点头,揽了他一把,往野地走去,边走边说:“你来告诉阿爸你的真实想法?你想不想去西边?”

    狄宝迟疑了。

    能跟阿爸说,西边荒僻之地,儿子不想呆?

    他恨自己为什么不跑快点儿,避开单独谈话,眼下这该怎么说?

    咬了咬牙,他说:“阿虎已经请缨,孩儿有什么可争的?孩儿?#33151;?#21271;平原好了?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淡淡问他:“去北平原?坐镇么?可不是坐镇。你刚刚从靖康回来,大夏的官体你熟悉吗?”

    狄宝说:“孩儿在长月学过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又说:“我大夏无功不禄,你小叔阿狗现在也还在爬格子,上了县旗,考?#25597;?#21151;才好看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说着阿狗,阿狗便从帐篷一侧露头了。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便给他招手。

    阿狗一边走一边说:“阿哥。我可不是起来晚了。我这是在整理书文……”还要再解释,?#37326;?#40479;打发他说:“你去喊一下阿虎他们,别跑得太远。”

    阿狗折身就走,一边走一边嘀咕:“?#20849;?#26159;偏向自己亲生的,偷着安排些啥,都不想让我听见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笑了笑说:“你说熟悉大夏的官体?阿爸给你讲,我们刚刚建立东夏,很多的制度都在建设,还只是一纸之文,需要反复订正,不合适就要及时改,敢说是?#25307;?#26376;异,阿爸现在都?#20849;?#25954;说熟悉,你熟悉,不是反衬阿爸无能的吧?”

    狄宝?#35805;?#27861;,只好说:“那小叔和阿虎他们呢?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说:“你小叔么?不好好读书,早先在乡旗,后来到乡旗,跑腿的准参干过,追贼的马快干过。阿虎?阿虎以一卒之身入伍,若不是战场上偶立大功,现在还在杨二广牛录干兵卒。”

    他补充说:“这就叫一步一个脚印。遣你西去,要的是你的身份,一则协助孤的大将稳定局势,挣来功劳,阿爸好给你爵禄,二来要你熟悉大夏的军旅和官体。你阿虎阿弟?他去,他自然想去,他已经有过兵权,曾经略坐镇备州,又经过战阵,足以慑服将领,他想着他是带兵去。”

    狄宝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他阿爸把他心里所想的全打乱了,他不曾知道外公有没有这么想过,反正阿爸的意思?自己要从头干。

    西去还?#33579;?#26159;协助大将做副,在北平原,岂不也是一样从准参开始?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?#24515;?#20799;不对,小叔是从下乡旗开始,但他现在已经是县旗的主官了,阿虎,阿虎他入伍时间也不长,就被破格提拔……这?#21069;?#29240;吓唬自己的。

    他咬咬牙说:“孩儿?#25954;?#20174;毫末做起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点了点头,见侍从竖立了箭靶,就要来弓箭给狄宝,自己也手持一?#29275;?#36731;声说:“不要借你外公的力,扎扎实实干点成绩出来让阿爸看。就像这射箭,到了射出去的时候,谁也帮助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他引弦一箭,正中红心。

    狄宝虽然心情复杂,也不?#36866;?#24369;,引臂一拉,也一箭中的。

    不远处响起?#37326;?#38738;的笑声。

    她也冒了出来,喊道:“阿哥。阿哥。阿虎呢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给她指了一下,小声跟狄宝说:?#20843;?#25214;阿虎要干啥,你知道么?”狄宝怎么会知道?随后道:“也想请缨西去?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小声说:“你跑她前头去找阿虎,告诉阿虎,无论如何?#33618;?#31572;应她,否则无法给你阿奶交代。”

    狄宝将信将疑,?#28909;?#38463;爸把他当信使,他又怎么不赶紧,连忙去找李虎。

    因为矜持,他没有?#37326;?#38738;快,到了的时候,?#37326;?#38738;已经在与李虎商量了:“阿虎。阿姑把最好的扈从都借给你了。你阿爸要是遣你西去,你?#25512;?#25105;做个偏将。你阿姑的武艺你又不是不知道,绝对拖不了你的后腿。”

    狄宝心道:“阿?#21482;?#30495;猜对了。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他?#24187;?#30528;急,阿爸派他来,是要提?#20843;?#32473;李虎的,现在来不及了,万一阿爸将来责怪李虎,李虎说自己根本没带到话呢?

    上前一?#21073;?#20182;正要抢话,李虎已经笑着回答:“阿姑。王威是你给我的么?你说的,要送武艺好的扈从们去甲等军府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38738;大怒:“阿虎。你这么说,就是不带阿姑了?”

    李虎说:“带不带你,我说了不算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38738;又低声下去哄他:“忘了?你武艺都是谁教的?”

    阿狗抢先说:“我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38738;没好气地说:“你?你阿虎的边都沾不上。”

    这话把阿狗憋得脸通红。

    阿狗立刻反驳说:“你也不一定还?#21069;?#34382;的对手,这小子长着、长着就跟头牛似的。”

    李虎笑道:“虎。”

    他伸出袖子,握着拳头,挑衅地说:“阿姑。马战、步战……你有一样赢我,我就在阿?#32622;?#21069;担保你去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38738;愣了。

    王威更是愣了。

    ?#37326;?#38738;是什么身手?王威狐疑、狐疑地看一番李虎似乎还没长满的身躯,紧接着朝?#37326;?#29399;看去。

    ?#37326;?#29399;也连忙提醒:“阿虎?!阿虎?”

    李虎笑道:“阿姑。侄儿听?#30340;?#22312;我不在家的时候,妄称家里第一高手,你问过我和?#37326;?#29240;么?今日不妨过两手,让父叔兄弟做个见证,如果你赢了,西征的偏将少不了你。如果你输了,?#20384;?#23454;实在家呆着等嫁人。”

    一群弟弟妹妹乱起哄。

    狄宝眼神扑簌,站到阿狗身边,问他:“阿虎?”

    阿狗叹气说:“好强。”

    狄宝又连忙问:“?#21069;⒐茫俊?br />
    阿狗也叹气说:“也好强。”

    一大拨拉子一路走回去,一直走到?#37326;?#40479;面前,说起二人赌斗,?#37326;?#40479;都吃了一惊,手捻撇须犹豫不定。

    李虎捋着袖子说:“阿姑天赋突出,任人皆知,我今天就是让弟弟妹妹们看看,勤学苦练,多多用心的人,还是会后来居上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试探说:“先不用械。徒手较量一回?”

    李虎走上前,搭开架子,?#37326;?#38738;冷笑两声,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二人的胳膊逐渐搭上,电石火花之间,李虎叼了上去,?#37326;?#38738;已经轻蔑到极点,无论如何,武?#25214;?#36884;,都?#36824;?#26159;眼疾手快,她穿过李虎的胳膊,抢去李虎的身侧……另一手一扬,掌花已经超李虎脑?#20185;戏?#21435;。

    王威苦笑摇头。

    李虎显然不可能有?#37326;?#38738;的敏捷,他就算身体未长满,也和自己一样,都是力量型的。

    众人都顾?#22351;?#21898;出来提醒李虎“耳门?#20445;?#30524;看着?#37326;?#38738;的?#21482;?#35201;印上去,倒是?#37326;?#40479;却叫了一声“好”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?#37326;?#38738;没有打下去,而是呈?#21482;?#24230;,飘身而退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发现李虎原本前躬的腿?#29579;?#20986;去。

    众人这一刻有点恍然,李虎去叼?#37326;?#38738;手腕,原本就是诱敌,脚在下面踹了出去,?#37326;?#38738;闪身到一侧,为避这一踹,就又退了,因为前后太快,好像她都到了一侧,扬手要打耳门没打一样。

    很快,?#37326;?#38738;又冲了?#20384;礎?br />
    王威自?#27827;?#20307;会,打?#21019;?#21435;,她就像穿花的蝴蝶,随风绕在惢上,你一慢,一有破绽,她就攻实在了。

    然而,李虎显然是另一番反应,接连被击中,却不肯怎么做动作,只在突然之间,猛地牵引到?#37326;?#38738;的胳膊,缩地一般撞上去。

    ?#37326;?#38738;一个趔趄,被他顶出去好几?#21073;?#21507;惊道:“阿虎。你长进不小哦。”

    阿狗却激动地大叫:“夏手。阿虎他用的是夏手。”

    狄宝也辨认出来了,就是夏手,但是却异常地干脆,起拳,弓?#21073;?#21069;冲,人就像闪了一闪,给人一种再没有别的办法?#21653;?#31163;更短,使动作更快的感觉。

    ?#37326;?#38738;也?#35851;?#20102;手段,开始引诱李虎进击,李虎却稳追稳打,无一份花哨,脚只?#29579;?#20302;扫,拳不离中路……偏偏以?#37326;?#38738;的力量又打不散他的架子,被他逼得节节后退,?#24080;塹野?#38738;缺少耐心,飞起一?#29275;?#31359;云而来。脚势?#35813;停?#25353;说是要格挡退?#33579;?#26446;虎又是躬身直上,让过肩膀扛个实在。

    ?#37326;?#38738;跌出数?#21073;?#23617;股着地,脸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然而至始至终,她都是又快又狠,穿花蝴蝶一样,却不想反倒是李虎?#26085;忌戏紜?br />
    王威扑捉到了什么,却莫以言明,朝?#37326;?#40479;看去,?#37326;?#40479;正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众人还要等他们继续比试,?#37326;?#40479;打断说:“阿虎。你当真要与你阿姑决一死战么?你这是杀人之术……用到你阿姑身上,就为炫耀武艺么?”紧接着,他转过身,轻声说:“孩子们不要小看我们夏手,那是孤与诸将点滴汇聚,没有一丝花巧,练到精深,就是?#24187;?#32477;技。绝世武功?”

    他冷笑两声,缓缓道:“都是一戳?#25512;?#30340;虚妄。”

    王威请教说:“关中散手呢?”

    他其实想问的是他家传的绝技。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道:“渐失真髓,背离武道。”

    王威又请教了几家拳法,甚至名震天下的备州八极拳……?#37326;?#40479;更不?#25512;?#35749;笑说:“马天佑练兵,让将士挪缸。练力至腰-臀,增加膂力确是有?#33579;?#28982;而一百个士兵有一百个挪法,军中督快,扭坏?#34917;?#26102;常有之。孤只能说它远于道,练?#22351;?#26041;。习武亦同于求道,阿虎是找对了路。你们找对路,其?#29380;?#19968;样。”

    最快更新,阅读请。
黄金农场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