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曲尽星河 > 一百一十四节 手足之情,莫如兄弟
    没有没有政?#25991;?#30340;的暴?#37326; ?#25972;个暴乱?#24405;?#22312;准备阶?#25105;?#35768;早有迹象,但长月官方并没有留意?#21073;?#30524;下城里恐慌大乱,一时之间各闾各坊小吏联络不畅,等于斩断了官府的手脚,要分清谁作乱已属不容易,更不要说勘破叛乱背后的秘密。指挥?#33050;?#30340;董文接到消息时,正在宫廷商议出兵?#20081;耍?#35768;多的军方高级将领都在,平乱一起跟着出来,跟着出来?#25512;?#22068;八舌。调兵防备夏人就是他顺从朝廷第一时间上的逻辑,夏人使团先至京,而后京城暴乱……东夏与暴乱有无直接的联系?

    一时来到提督衙门坐镇。

    提督衙门中顿时?#28216;?#19968;团。

    讨论的观点紧密围绕东夏:

    如果是东夏人支持下的暴乱,他们是想干什么?

    干扰直州的军事部署,拖延朝廷出兵陈州?

    羊杜抱袖坐在厅中的太师椅上。

    能在厅上争取到一个座位不容易,旁边汇聚着与他交往密切,曾被他管辖过的将领,他像个看客,虽然他努力摆脱自己看起来像个看客。

    脸色略显苍白的陶坎挤在他身边?#20154;?#20960;下,轻声问他:“您觉得与东夏有无干系?”

    没有足够的信息来源,谁也不敢轻易下什么论断!

    羊杜不知道。

    除了东夏,并没有突然而来的政治势力!

    但要是东夏,又是为什么呢?

    打着调停的名义来京城生个乱?

    京兆尹显然更为熟悉城?#26143;?#20917;,要问京兆尹收到的消息,京兆尹?#20174;?#19981;知道被堵到什么地方去,还没能到来。

    董文?#22270;?#20010;?#31508;?#25674;开京畿地图,根据派遣出去的?#21208;?#21453;馈回来的消息,在上面标注暴乱的区域。

    似乎是在佐证东夏的参与,东市上空压了一堆三角红。

    东?#20804;?#22260;聚居了大量的东夏人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情况,兵却已经派出去。

    但是飞快报来的消息?#20174;?#20943;弱这些判断的依据。

    “报。东夏使团卫?#28216;?#35265;异动。”

    “报。东夏博雅?#31354;?#20250;朝廷询问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报。东夏总使馆要求保护外出夏人。”

    “报。?#35328;?#26377;两种,裹身蒙面持弯刀者当众砍?#20445;?#25140;小白帽者围攻官府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兆尹终于出现了,在几个马快的保护下,挽?#25490;?#38754;跑进府衙,竟是欣喜若狂模样,告知道:“军门,下官接到消息,知道哪来的人在闹事了!”

    场面突然一静。

    羊杜也猛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连谁叛乱都不知道,陈兵防谁?

    人还说京兆尹畏罪跑了,京兆尹却最终出现,他大声道:“是口口人,闾里有人来报,都是些口口人,口疆人!”他紧张、激动,话如连珠怒发:“一个月前官府拔了他们的清真寺!早就有人说口口人迟早要闹,今日不知咋的,竟疯狂了,竟敢疯了一样作乱。这些戴着白帽的捉死鬼,杀不光他们。”

    口口人?

    口疆人?

    文武们陌生得很,印象里就是些戴小白帽帽的。

    京城有很多口口人吗?

    有个熟知情况的文官大喝一声:“都是杨奸惹下的祸端,东?#20804;?#24314;,他为了敛财,卖了许多的土地予外人。”

    干什?#20174;?#29983;住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京城口口人和?#20999;?#19982;口口人信一样宗教的外国人,要么是马来马去的贸易生意,要么是些特色饭馆。

    无论贸易还是特色饭馆用的原材料,都离不开东市。

    他们聚居的街区就在东市边上,他们还在那里盖了一座日月寺。

    原先?#34987;?#30340;东市是没有他们立锥之地,是杨绾卖了他们宅地,是杨绾?#24066;?#20182;们传教,?#24066;?#20182;们出钱修建寺庙。

    衙门里很多人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?#28909;?#21333;纯是口口人被拔了日月寺起来闹市,好对付得多。

    片刻后,有人却不肯相信,喝道:“你与夏人无关?是口口人在当街杀人?”

    京兆尹肯定地说:“是口疆人!口口人只是闹。”

    他所说的口疆人和口口人,很多文武根本就分不清……京兆尹却分得清,这个口口人是长月上常见的,有不少是雍人或其它民族信了他们的教,灌肠皈依,跟着他们居住,而口疆人,则是已分不清是哪一国人,他们和口口人信一样的宗教,不知道怎么称呼他们,就叫他们口疆人。

    大厅里又是?#28216;?#19968;团,时不?#22791;?#36215;?#24178;?#20105;吵声。

    董文快步来到京兆尹跟前,质问他:“你肯定没有夏人?”

    没有夏人。

    京兆尹肯定地说:“没?#23567;?#19981;但没有,夏人还坚定地支持我们?#33050;眩?#19981;少夏人聚居的街区组织起来,开始接纳救助大街上的百姓,他们为打消咱们官府的疑虑,领头的到处寻找官府和官吏,给我们出主意提供助力,而普通人则望风歌唱:夏为雍之兄弟邦,时有危难,不相猜量。”

    他走向地图,挽袖指点街道,要求说:“叛乱?#27573;?#24182;不大,请将军集中兵力封锁住这些地?#21073;?#19979;官以性命担保,只是口口人与口疆人在作乱,夏人可以相信。”

    羊杜也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个高级小圈子还未交流,外面有人高唱禀报,说东夏博元帅求见。

    董文?#20102;?#29255;刻,立刻屈身去接。

    这个节骨眼上博大鹿能来无论如何都是好事,他人主动来这里,自然是在重申夏人的态?#21462;?br />
    接到门口,博大鹿在朝廷官员的陪同下,带着几名东夏将士裹?#25490;?#39118;进来。

    他?#34892;?#28966;躁,见面一抱拳,就开门见山向董文道:“董大将军,我帐下营官李二蛋外出未归,恰逢暴乱,请将军立刻派人寻?#19994;?#20182;,否则的话,我只能将我们东夏的军队开上街区自己去找。”

    董文踟蹰片刻。

    跟随左右的武官心中已是不满。

    眼下我们长月都这样了,?#28909;挥?#20320;们没有关系,你来,不关心不问候,第一件事竟让我?#21069;?#20320;找个?#38454;?#22806;出的东夏人?

    董文隐约知道些什么,答应道:“我立刻派人去找。”

    博大鹿裹了裹披风,不待人请,大步往厅堂走去。

    走进去,惊得里头猛一静。

    然而他趁有人站起来,找了把太师椅,大马金刀一坐,便竖剑拄地,闭目养神,几名东夏将?#31185;?#39118;一样在他身边围了一周。

    这种目中无人令?#22235;?#20197;忍受。

    陶坎是他们东夏的宿敌,被他的无礼激怒,正要上去怼他,被羊杜轻轻拉住。

    羊杜给他了个眼色,低声道:“不要管他。他主动来这儿,很多人都会安?#27169;?#20182;是在帮朝廷的忙!”

    两人走去廊下。

    周围已是无人,羊杜又道:“为将军贺,今日之事小,明日之事大,夏已表态,将军此去必是马到功成。”

    陶坎道:“东夏不插手朝廷?#33050;眩俊?br />
    羊杜点了点头,微笑道:“之前也许插手,之后定不插手。将军试想之,口疆人作乱,与夏无干系,会与何人有干?口口?#22235;?#19981;满,早不闹晚不闹?选择在这个节骨眼上闹,他们真的是碰巧了?”

    陶坎不?#19978;?#20837;?#20102;迹?#20877;抬头,羊杜已是大袖如风,飘然远去。
黄金农场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