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曲尽星河 > 一百一十八节 骑驴仙人
    内部追责且放下,拓跋氏的使者得问。

    或许他什么都不知道,或许他什么都知道,不单刀直入,就不知道这拓跋氏是真鬼还是假鬼。来靖康朝廷,拓拔乞颜是不被朝廷认可的使臣,出于对他的保护,东夏使团就把他庇佑在使团里,说喊来,就有十几个杀气腾腾的将士就把拓拔乞颜裹送到博大鹿的面前。

    博大?#20849;?#20102;一把肩上的长发,大马金刀坐下,持军刺敲了敲靴子,目光森然看去。

    五大三粗的拓拔乞颜不知是懵着的还是心虚,不由自主跪下来,爬去跟前,头伏在他脚边的地上。

    拓拔乞颜哪怕耳目再闭塞,也知道长月刚刚发生了一场暴乱,他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,抖颤道:“元帅大人,唤小奴前来,是不是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装傻?

    博大鹿冷笑不语。

    李虎自一旁问他:“拓拔乞颜,我替元帅问你,刚刚长月城口疆人和口口人的暴乱,口口声声说与我东夏合作,可是你们拓拔氏指使或勾结的?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们,你有什么说的吗?”

    拓拔乞颜大惊失色,头虽抵在地上不敢一抬,却断然拒绝道:“这不可能?我们怎能与口疆人口口人勾结?”

    逼问再三,不肯承认。

    想他也不肯承认。

    或许他咬牙不认,或许他也是不知情的。

    什么都问不出来。

    结束问话,李虎出来站在使馆外的街上。

    冬日的大太阳把冰雪烤得湿漉漉的,世界却?#19988;?#24120;地鲜亮,他遮眼抬头看看,转身往前平视,立刻看到街道上路过的行人,这些长月人夹棒持?#35828;叮?#25106;心不解,李虎不由喟叹,这场暴乱给人们所留下了一道伤,血淋林的,需要有时间平复。

    拐过街角,靖康朝廷放有军队,他们在看着东夏使团,哪怕现在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着东夏人的清白。

    靖康朝廷如此,靖康百姓又完全信得过东夏么?

    自己还要组织自愿之士,筹集人力物力救助战乱中的陈州百姓呢。

    李虎不由暗恨,恨这始作祟的黑手,恨那些残忍的暴徒……

    他想带上人,去看看“塞上?#23567;?#37027;边怎么样了,还怎么做倡议,能怎么样入手,却看到王威回来,人牵着马立在街头?#36189;?br />
    他是在看街上的人,还是在眺望他远去的爷爷?#24247;?#26159;他还肯回来。

    李虎大声?#20843;骸?#38463;威,你能进城啦?”

    王威猛地扭过头,眼里全是惊诧。

    他看到李虎站着,身后除了逢毕和崔生源还站着十几个健儿。现在博大鹿已经不敢放任李虎轻车简从出行,派出的人紧密相随,但王威不?#19988;?#20026;这个震惊,而?#19988;?#20026;李虎身上受创,还到处裹着白布。旋即,他的惊诧转为愧疚和敬佩,那天李虎?#19988;?#28982;掉头回城的,而自己却回乡里……他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说早知道自己也一道回城?这种话是说不出口的,问李虎你不顾自身安危,回城干什么?这问题自己都能知道答案,李虎害怕暴乱引到东夏人身上。

    一种说不出的情感在心里酝酿,他开始明白祖父为什么见完李虎眼眶濡湿了,眼前这个可敬的少年人身?#20185;?#32768;着令人感动的光芒?#20581;?br />
    王威?#31449;?#36824;?#19988;?#25171;招呼的,真心喊道:“将爷。”

    李虎迎上去,显得?#34892;┗断玻?#21364;是问他:“你已经将老爷子送走了?没有挽留他吗?挽留不住?”

    随即,他轻声说:“老将军也是真犟!”

    “犟?#31508;?#36140;义。

    然而李虎轻声说出来,王威却是一阵感动

    这个词,是李虎也在为爷爷远走?#25103;?#25285;心?#20581;?#20182;忽然想起了什么,没有向越走越近的李虎行礼,而是充满着复杂?#26143;?#22320;说:?#20843;?#29239;爷回来的路上,我遇到他的好?#39068;?#36947;长。他说他要见见你,你见他吗?”

    李虎按上他的?#30452;郟?#28385;心都是?#38431;?#36523;后有人连忙上前,主动牵去王威的马,留下二人好说话。

    李虎好奇地问:“张道长?”

    王威气都不喘一口地说:“对。是张道长。那个有条神奇的小毛驴的张道长?#20185;?#20185;,人家骑驴,都是正面朝前,他却时不时却倒着骑,手里持葫芦,边走边饮几口……有人说,他是花山上的神仙,还有人说当年你父亲在武县造桥,就是他深夜中骑驴上去检验,把桥都压出驴蹄印子的。我知道这些都是假的,但他?是花山学派有名的大人物,是我爷爷的朋友,也?#19988;压市?#22825;师的师兄。”

    他仍是语气复杂地说:“是他要见你?#21073; ?br />
    崔生源连忙走到李虎身畔,告诉疑惑的李虎说:“将爷,王威说的应该是是张?#26143;兀?#20154;称驴仙人。”

    李虎懵了,反问道:?#20843;?#35265;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王威?#31181;?#30528;情感,沙哑地说:?#20843;?#20195;表着现在的花山学派。他是?#28982;?#24093;要见,托人去找他,他都不肯见的人……因为听我爷爷?#30340;?#33258;愿去陈州战乱之地,他就追上我说,他说想见你,怕你不好出城,他还要来城里见你!”

    李虎惊喜起来,然而还带点迟疑。

    这种传说中的隐士,说是来见自己?

    王威只?#20204;?#22768;说:?#20843;?#35265;你,会是代表花山学派来见你。”也许是说给自己的,也许是解说的,他又呼吸急促说:“花山这?#19988;?#25215;认你!”

    什么叫承认?

    王威又心里难过极了。

    驴仙人见李虎,非是李虎打动了他,非是代表花山学?#26432;?#36798;立场。

    如果花山学派都支持和承?#31995;野?#40479;父子,那朝廷怎么办?祖孙几代效力过的朝廷怎么办?要怎么办?被遗弃了吗?

    虽然他觉得驴仙人来见李虎是对的,但他心里难过。

    太难过了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他哽咽了一声,又立刻用?#20154;?#25513;饰去。

    李虎也感觉着要窒息一样

    花山学派,那是天下最有名的士大夫联盟,他?#19988;?#35265;自己,岂不是?

    他拉着王威就走。

    回到使馆,李虎又连忙去?#37326;?#27801;河,找博大鹿,与他?#25970;?#21830;该怎么见,要怎么见,说些什么话,做些什么事,商量驴仙人见了自己要?#39318;?#24049;问题,自己怎么回答能让驴仙人满意,满意了,驴仙人又会怎么奖励?

    回答得好,难道花山学派从?#35828;?#21521;东夏?

    虽然不太可能,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因为皇帝崇佛,倒行逆施;因为皇帝昏庸,明明与高?#28304;?#20183;,却跑去打东夏;因为皇帝偷偷烧毁了三分半堂的存根,夺走天下人的金银——没错,这件事东夏朝堂上有人知道,漏网的人去东夏了,而且三分堂每年誊抄存根?#36865;?#19996;夏,东夏还是有备份的存根的,只是拿靖康皇帝没有办法,没有大?#21015;?#25196;而已,谁能保证驴仙人在内的花山学派不知道?

    自古的儒家能眼睁睁看着靖康滑向佛国?

    怎么挽回,完全可?#37213;?#36807;支持东夏,东夏也是雍人之国,难道不能得士大夫寄托儒家的希望吗?

    不管如?#21361;?#33258;古得花山者得天下!不仅是关中金汤之地,花山险固,也是花山英杰众多,不世之才肯入世辅助!

    父亲道:“生不得花?#21073;?#27515;必葬之!”

    花?#21073;?#23427;真来啦。
黄金农场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