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曲尽星河 > 备胎之苦
    塞上行营造?#26412;统?#20998;考虑到普通酒家的雅间欣赏不了歌舞的尴尬,二楼的厢房多数在朝向大厅的方向洞开厢壁,不观赏大厅时悬挂上厚厚帘帐,观赏大厅歌舞时拉开帘帐,为了防止顾客醉酒失足,还修建了一排栏杆……这也是塞上行急于向国内索买白琉璃的原因,栏杆并不足以保护酒鬼翻?#21073;?#21482;有透亮穿孔的白琉璃,才能在保护贵客的基础上不影响他们欣赏大厅歌舞的观感,而部分厢房因为靠街,背后还能开窗,同时欣赏到一二街景,可谓创意十足,功能齐全。??w?w?w?.ranwena`

    羊杜?#21534;?#22350;要到的这间就是一间既靠厢房又靠街有窗的厢房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曾光顾过,来了觉得厢?#31185;?#38745;,可以说说话,却不料小二再次敲门进来,就一层一层拉窗帐,接着又添灯火,透空气,放置茶水糕点,不但把大厅完整地展现出来,还把他们弄得心情忐忑。

    他们担心四面透风,隔墙有耳,却不是。

    随着大厅中拍卖的排椅上落座的人越来越多,小二又一次来提醒他们,问他们是去大厅落座还是直接在厢房接受拍卖,得到回复要在厢房拍卖后,小二一字一句反复给他们讲解拍卖的规则,并拿?#21019;?#20010;毛笔大张?#23383;剑?#35201;站在栏杆旁举?#23383;剑?#21327;助他们报价,为了让他们熟悉拍品,还把一册所拍藏品的资?#25103;?#22312;他们面前,羊杜翻开看看,上面竟还有缩小的工笔写真小画。

    拍卖像是被他们干过千百遍一样,?#34892;?#24819;法甚至还走在京城拍卖行的前面,羊杜渐渐多了兴致,不?#19978;?#32454;翻看拍品的资料。

    陶坎却对拍卖不?#34892;?#36259;,站到靠街窗户的一边往外面张望。

    突然,他看到了什么,大声招呼羊杜:“快来!”

    羊杜知道是花山那些人可能要来了,连忙走过去,不?#36175;?#36807;窗户往外看,其实人还没来,只是迎接的阵势已经摆开了,之前遮挡的毡帐已经被撤走,舞台空着,观众席空着,编钟前站满乐工,已经有契领的乐工开始轻慢地敲击乙钟,琴师坐在古琴前开始调琴……而靠近街口的地方升起火把,年轻的穿着文?#21487;?#30340;后生站立两排把?#36189;?#36947;,他们清一色纶巾,清一色青衣,清一色东夏短靴,每隔三四?#21073;?#31508;直站立,因为身材高大,太过笔?#20445;?#38738;衫竟掩藏不住,使得他们显得既文质又森然。

    陶坎指了给羊杜。

    羊杜知道他什么意思,这怎么可能是秀才,分明是冒充的学子呀。

    十几个东夏孩童蜂拥到他?#21069;?#23432;的道路一侧,摆开带来的小板

    凳,他们有的还在发笑打闹,但清一色垂髫发型,小号文?#21487;饋?#32780;道路的另一侧,十几个少女各捧植物和书画,因为距离,只能猜想那是代表品行的?#38450;?#31481;菊兰荷牡丹等等,有植物的用植物,季节里没有的张着素画。

    由?#37117;?#36817;,整个场面在飞一般布置,一群东夏显贵在空地上聚集,作迎接?#30784;?br />
    这是一场不曾见过的别开生面的迎接场面。

    羊杜与陶坎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……但他们无疑都觉得这?#26893;?#32622;好,不?#39038;祝?#20063;许就在大儒们那里得分。

    然而接下来还没完,两个年轻人并肩走着,一人手里捧着一幅画,一人对照着画纠正人站的位置,他们吆喝,纠正……出场的人按照他们的要求调整。于是这场布置景象竟像画作一样越发地精细完美。

    陶?#25165;?#20986;了几个轻蔑的?#21510;?#22768;。

    但羊杜怀疑他那是没发出来的惊叹,就像是在说“天?#21073;?#36824;能这样玩”。

    外面开始唱道。

    羊杜却是在想,短短半条街,这展开的节目怎么能在人通过的时候演完。

    栅栏的门被推展开,一群人在几个年轻人的引导下徐步走来,随着低低的牛角声,仪式开始了。

    羊杜不知道这群东夏?#35828;?#24213;是聪明还是?#25285;门?#35282;来指挥,但迎接仪式就是开始了,垂髫们临危正坐,一起开?#24613;?#20070;。背的不是什么歌功颂德的宏大辞章,而是【诗经】的开篇: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,?#21402;?#28113;女,君子好逑……稚声沁人,羊杜又意外又感伤,眼角不自觉得泛红。

    什么华丽的辞章都没?#23567;?br />
    就是诗经的开头。

    但真的很能打动人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些孩子是哪找来的,这是靖康国要启蒙的垂髫,还是东夏国要启蒙的垂髫?这是要告诉师长们,我们东夏的孩童学习的也是儒家的文化吗?

    来到的师长已经走到亮光处,他们在那里停了一停,几个姑娘在那里给他们?#31361;ǎ?#20026;首的几位老人接过了,称谢后交给了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羊杜觉得这是在拖延时间,让人放慢脚?#21073;?#21548;完孩童们的背书……孩童背完了,姑娘们也退了下去,响起黄钟大吕,舞台上不知何时站了一舞台的年轻人,他们齐唱【郑风子衿】,但是?#26102;?#25913;了。

    真大胆。

    他们?#32479;?#21809;道:“青青子衿,悠悠吾王之心,但为君故,虚席沉吟,纵吾王不往,子宁不嗣音?……”

    羊杜?#21534;?#22350;觉得

    冒犯无礼,但他们不敢肯定别人也这么想,便又交换眼神。

    齐唱第一遍完,有女一人走上前去,在火光?#26143;?#21809;: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……”音色似九天上之一朵云莲绽放,缓缓降下来,又直线拉上去,在这条街反复回响激荡,但那是在清唱,乐器不知何时停了,这女子一人舒展长袖,唱得令人如痴如醉,却又是塞外的歌喉,塞外的腔调。

    到了末尾,那是反复咏叹,反复咏?#23613;?br />
    塞外?#25991;?#20154;的歌喉,唱的却是【蒹葭】,让人蓦然觉得这歌就该这么唱,“?#32509;绽鍘?#36825;样唱上去,“?#32509;绽鍘?#36825;样降下来,在九天上唱,落入九曲王河里?#23613;?br />
    这像是有意的,就是有意的。

    他?#37326;⒛衿?#22823;漠,靖塞外,教化?#25991;?#20154;,于是?#25991;?#20154;现在仰天高唱的都是【诗经】?

    歌唱结束,师长们已经走入到迎接的东夏人面前,为首的像是大将博大鹿,他接出来,接受引导师长的年轻人向人介绍,摸胸行礼,而此后的东夏人行礼,却都是长揖不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迎接仪式结束,花山的人被带了进去。

    羊杜?#21534;?#22350;掩窗归座,哈气暖手,却又不自觉的带着警觉看向店小二,他们想交流一二,却担心店小二不是普通的店小二。

    最终,羊杜还是觉得可以说,普通靖康人就不评价这个事情了?说了就被伪装?#20667;?#23567;二的东夏人弄死?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羊杜轻声说:“东夏人大费周章,并不容易呀。传闻东夏世子李虎隐藏在他使团里,这些名士去见的是他们的世子,不知是真是假,但不管是真是假,这场迎接仪式无疑是重视花山名士的……?#23454;?#22914;果掉以轻心,士大夫被争取走不是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陶坎苦笑道:“你说有没有人上书朝廷?”

    他们这是隐讳的说法,其实商量的,问的,是“你上书不上书?#20445;?br />
    羊杜想了一下说:“东夏不能把天下的士大夫都争取走,也不会一个都?#31456;?#19981;了,所以,这事自然会有人隐讳不言,有人直言不讳,各种分歧会长期拉锯。也许真正受益的,又是那群和尚!”

    陶坎低声说:“他们原本是为了打击和尚!却不想是在帮助和?#23567;;实燮窕?#24515;无芥蒂?只怕从此对士大夫都防一手!士大夫们作茧自缚,将来不从他东夏也不行!真?#21069;?#30333;便宜了他东夏,唉!”

    羊杜用手指沾着茶水,在桌上写道:“备用之?#37073;?#20134;何苦也。”
黄金农场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