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曲尽星河 > 明刑正典
    天空高远,大地开阔,茫茫雪塬上嗡嗡天籁奏鸣,数十名甲士将邓北关押至一棵光?#21644;?#30340;老树下,摁跪下。

    塬沿子下面,博小鹿已经打马在这里找了几趟了,他记得对面的一片土山上葬着自己的阿嫂,然而细细辨认,却哪一座都像,那一座都不像。他记得深刻,那天下着大雪,一家人把阿嫂埋下,山外形势紧迫,山内有穆二虎一帮土匪的催促,匆匆走了。之后阿哥落户在这里,逢年过节来看,没觉得有一天阿嫂的坟墓被这黄土湮没不见……如果还找不?#21073;?#38463;哥就来了,他来了怎么想?

    他会不会认为自己把阿嫂的?#36189;?#20102;?

    正焦虑,远处已经有了一条骑线,他知道这是赶过来的?#37326;?#40479;,只好“啧”了一声懊恼,迎接上去。

    接过去,果然是?#37326;?#40479;到了。

    他掉转马头并了方向,围绕在?#37326;?#40479;身边,邀功说:“阿哥。邓北关已经被阿弟我抓来了,就等着您亲手一刀剜了那狗日的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大声问他:“去你阿嫂的坟上看了吗?”

    博小鹿像被点中了死穴,喊道:“阿哥你揍?#37326;桑?#25105;?#19994;?#19981;到了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像是不敢相信,回看了他一眼,打马飞驰。他从东走到西,在塬边上转弯回来,又?#28216;?#24448;东,和博小鹿一样,来回走了数趟。真的找不到了。他记得坟墓旁边有他栽的海棠树,却一株也不见了,而思辨一下路径,就是这一带,?#19994;?#28966;急,他跳下马来,用马鞭指了个方向给身边的人说:“派人找个向导。问问。还?#23567;?#19981;是托人每年给你阿嫂添坟的吗?”

    博小鹿也跳下马。

    这一带原本就是荒芜之地,后来?#37326;?#40479;定居在河北,那儿才渐渐有了人烟,可他走了,人烟就又散了。

    派人找了去,地?#28966;悖?#21448;喊人去找,这一带人迹罕至,一户人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又派?#35828;?#20960;里之外问史千斤,那当年他?#37326;?#40479;所托的代为扫墓的人家也窑们倾颓,早已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折腾到快天黑,?#37326;?#40479;才上塬子。

    邓北关早已被北风吹得像半个冻起来的人干,雪下了起来,浇他了个一头白。

    博小鹿咬牙道:“阿哥。不管找没?#19994;?#38463;嫂的坟,?#37326;?#22995;邓的押来了,先把此獠杀了祭奠她在天之灵吧。”

    ?#37326;⒛穹?#38382;他:“他是邓北关?”

    走过去,邓北关已经奄奄一息,睁开稀松的眼皮,张开嘴,想说什么却含糊不清。?#37326;?#40479;附身看他,虽然老了不少,还是大枣红脸,美髯,好一副富态豪强的皮囊。?#37326;?#40479;把他脸上的冰雪抹擦掉一些,像是想把他辨认清楚,博小鹿连忙递一把牛角刀,他便拿着,用?#37117;?#25361;看这仇人。

    邓北关剧?#19994;乜人裕?#32456;于说出话来:“博格阿?#21534;亍?#19968;个女人,何至于?!你说好恩怨两清的。当年谁也不知道她和邓平是怎么回事,邓平也早被杀了。你饶了我,?#19968;?#26377;?#33579;?#25105;真的很有?#33579;?#25105;?#25954;?#24402;降于你!”

    博小鹿愤怒,一巴掌拍过去,几团口鼻中的血被甩到雪上。

    他还要动手,?#37326;?#40479;拉住了他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博小鹿请求说:“阿哥。你快亲手杀了他,剜他的心出来看看,割了他的头,摆着这里给阿嫂谢罪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站直了,收回短刀掖在披风后,那披风被风拂得激烈。

    将士们跪地请求道:“大王,天快黑了。杀了他吧,再不入城,怕人心不定呀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双目怀念,翘首望着天际。

    猛然间,他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博小鹿追过来,他便说:“把姓邓的给孤看?#33579;?#21315;万别让他冻死了。押回城中公审,明刑正典。”

    他说走就走,带着骑士们往雕阴奔驰。

    到了雕阴,雕阴早已动员出接他的人,官?#31508;可?#30334;姓一大片,战战兢兢,跪地高呼。他一下马,就看到这些人的不安,就看到外围裹着的东?#35851;?#23601;看到为了自己的安全,拱卫到城门的士兵。

    他下马说:“我们都是老乡亲啦。大雪天,?#22836;?#20320;们接出城,在冰天雪地里跪着?#28216;遙?#26159;我不对,都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哪里有人?#19968;?#21435;?

    一个认识的士绅爬?#20384;?#35828;话。

    他把人拉起来说:“我是听?#30340;?#20204;过得不?#33579;?#23448;府黑暗,请求?#19968;?#26469;,?#31171;?#28982;忆起自家的冤案,让孩儿们去官府询问,十六七年了,十六七年了,官府依然不管不问,一怒之下,我就打了进来。眼下我自家都是如此,何况你们呢。?#28909;幻?#24525;住,打了进来,我宣?#36857;?#33258;明日起,官府敞门办案,有冤的来鸣冤,有状的来告状,不会写状纸的,我派人给你们写状?#21073;?#25105;派我儿子给你们写状纸。我来,就是给乡邻们来做主的。”

    人群终于?#21009;?#36215;来。

    百姓中有人站起来,大声喊道:“真的是您?#19979;穡?#30456;公爷?你老打进来,就呆在这里不走了吗?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挥手道:“都散了吧。天冷。早点回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上马进城。

    府衙已经给他腾了出来,将领们都已经等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进去后向众将询问:“黄龙府那边靖?#24471;?#26377;派援兵?”

    祁连笑道:“黄龙只怕早已乱作一?#29275;?#25105;派了些兵袭扰过去,还没传回消息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问:“雕阴军管安排了谁?”

    一个将领连忙站出来。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要求说:“军管不可?#30452;?#23558;甲兵分配到各乡,挨?#37326;?#25143;了解住户情况,冬天了,雪大,你们将军粮拿出一些?#25163;?#23396;儿和老人。”

    他安排说:“安民告示出了吗?榜文是李虎写的吗?连夜刊印,交付各乡乡老。府衙的人是否还能召集起来?#21683;?#20182;们仍署理府务,原来的府尊被博小鹿杀了对吗?新的府尊,从他们之中选一个德高望重人来,派一个学律的人给他做?#31508;鄭?#22312;雕阴推行大?#31302;桑?#23396;要让雕阴尽快?#25351;?#29983;机。”

    将军政事务?#20384;?#19968;番,他走到府衙内?#33579;?#35265;李虎在小厅里的躺椅上躺着,走过去在躺椅上踢了一?#29275;?#31034;意李虎起来。

    等李虎让了躺椅,他便?#19978;?#35828;:“这府尊是个会享受的人,这躺椅一躺上就想睡觉。怪不得你前面还在与阿爸使犟,这会儿能睡着。”

    李虎问:“阿爸。你是要打进长月么?你是与拓跋晓晓联手了么?拓跋晓晓他是骗你的,他是个阴谋家。长月之乱,就是他往我们东夏身上栽赃的,你根本不知道口疆人有多凶残,多没人性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叹了一口气,冷哼道:“你是死不悔改啊。你见过拓跋晓晓的吧?”

    李虎道:“小时候见过。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说:“你还是再见见吧。”他拍了一下手,唤人来,?#24895;?#35828;:“孤要见拓跋晓晓,喊他来。”

    人去叫拓跋晓晓了。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轻声道:?#24052;?#36299;晓晓信仰的是佛教你知道吗?他逃离长月,没有和尚?#21069;?#24537;,他怎么逃得掉?他手里一把念珠不离手,这是人都知道他信仰佛教,怎么与口口人勾结,你来告诉阿爸。一切都是你猜的,大胆去猜没有错,为什么这么能?#33618;?#28165;楚的事情,你没有好好去验证?”

    李虎问:“那会是谁勾结的口口和口疆人?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笑道:“穆教在西土,首先是大棉人,其次则是陈州的军阀……你看谁皈依穆教,你就可以断定是谁。据我所知,是有这么一个拓跋氏军阀。”他又说:“你还想知道孤是不是?#24613;?#22909;打长月,对吗?打不打不在孤,在靖康,你皇帝舅舅不服。打了没打服,只能继续打。除非他服。”

    李虎说:“我已经问了,父王你根本没有?#24613;?#20986;足够的军粮军资。”他争论说:“你争了小利却丢了人心。你就不知道争取中原的读书人?”

    ?#37326;?#40479;怒道:“废了大?#31302;?#20105;取他们?”
黄金农场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