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曲尽星河 > 以善立身
    晦涩的长月大街上,一队和尚拱卫着一顶肩舆,正在奔驰急?#23567;?br />
    他们肌肉发达,鼓鼓的胸膛上扣着胸甲,手提嵌铜的哨棒,脸上涂着铜彩,马步分成两段,左右分成两纵,虽有肩舆却不减飞驰。每每有巡城的兵丁拦截,为首的只要亮一亮腰牌,就在兵丁的避让中继续疾驰。

    雪花悄悄飞舞,若碎屑倾洒,使得这场景愈发萧索肃穆,不知哪里的信徒念起佛经,?#21776;?#20315;音,更增他们龙虎般若的气质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标?#21069;?#19978;城郊的一座草堂。

    周围的邻居都知道,?#23884;?#20303;着一位信佛的军汉。

    一年多来,他敲?#23621;?#24565;诵佛经,在宅院中负石推碾。时常有无赖儿?#21019;?#21521;他求学武艺,给他送壶好酒,吃完喝完,他也肯教,问他所教授的武艺,则自称是镇北八极。

    僧慧?#21019;?#20303;了两天。

    马天佑给他腾了房屋,他就在这里居住。

    与同门的分歧使他开始受到排斥,佛寺之中已无安宁,本是来看马天佑,劝说一起去陈州的,没想到来到之后,马天佑侍奉自?#21917;?#29238;?#29238;?#22530;,他便在这里住下,筹备去陈州的事情。

    天渐渐黑了,师徒几人用完饭,庭院中观雪说话。

    随僧慧住进来的?#24187;?#24351;子忍不住问:“师傅。咱们还是要去陈州么?!听说东夏中途反悔,打进了关中,只怕他们与陈州的?#35328;?#26089;已勾结在一起,救陈州百姓还有?#25105;?#20041;?如此我们还要和师门众师叔伯师兄弟决裂,去陈州么?”

    僧慧闭目不言。

    战争非他可以决定,但救?#21355;?#24246;的决心一下。

    他怀疑这是佛主给他的顿悟。

    佛凭什么得人信仰?

    盖寺庙吗?

    给无赖儿撒钱,传播信佛好吗?

    四大皆?#31456;穡?br />
    不,信仰需要有灵魂,没有向善的力量,就只是架子而没有灵魂,他唱了个喏。弟子们也跟着唱喏。

    塑造信仰?#36127;?#23481;易,然而为了佛门的千秋大业,师门的误解算得了什么,?#26025;?#30340;陈州算什么,佛若不能舍生取义,?#21482;?#26377;坚定的弟子和信徒么?

    他盘腿而坐,示意弟子们坐下,待所有人都坐了,这便说:“你们若是怕危险,怕吃苦,出我门回寺庙,为师绝不怪罪。为师心意已决,上有佛祖指引,下有良知在?#24120;?#19981;会更易了呀。你们在入我门下时,时常问贫僧,我为何信佛,这便是告知汝等,为何信佛,信仰,需要尔等觉得值得。“

    马天佑唱诺,轻言道:“师傅?#20219;遙?#25105;信师傅。”

    僧慧点了点头,又说:“今日是否饮酒?要用心将之戒除。日后我门弟子,为坚定佛心,不可沾染恶习,恶习,是破坏向善的力量,恶习,会造成你?#24525;?#24565;痴嗔,会毁掉信徒对我们的信仰。那李虎出身王室,食不求精,衣只为保暖,不近女色,不贪钱财,心有大善,故而能拒敌兵数万,百姓信他。诸位要宣扬佛法,岂不从他身上看到力?#30475;?#20309;而来?”

    雪花不住飘舞。

    僧慧带领他们做起晚课。

    曾?#36127;?#26102;,僧慧出入豪门,为佛事奔走于将相,?#24425;敲?#33394;入?#24120;?#21315;杯不停,然而这一刻,却是觉今?#23884;?#26152;非,心神天地俱籁。

    其实往来士林,读书只为机辩之用,佛经并未一一读透,忽这一?#26025;?#24735;,万般佛法?#21697;?#27795;而来,令他脸上有

    一种安详的神采。

    门外已是武僧林立。

    门内,僧慧与一干僧人在雪下晚课。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?#23621;?#22768;。

    像是打开了众妙之门。

    僧慧唱道:“世人自色身是城,眼耳鼻舌是门,外有五门,内有意门。心是地,性是王。王?#26377;?#22320;上,性在王在,性去王无。性在身心存,性去身坏。佛向性中作,莫向身外求。自性迷即是众生,自性觉即是佛。”

    柴门破开,武僧蜂拥而入。

    众弟子惊起,僧慧亦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马天?#21491;?#32463;迎上去,双臂?#29260;鴰游?#30340;棍棒,怒吼一声,飞肘身靠,打飞?#24187;?#27494;僧,旋即手脚并用,拽下一根哨棒,如大枪一般,荡得武僧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雪不住下。

    马天佑怒吼道:“师傅快走。”

    他一?#36189;罰?#20004;根哨棒就呼啸着打在他的后背上,断成四截。

    僧慧的眼神中不由漾出泪花。

    然而马天佑这种历经战阵之人的凶?#20572;?#22312;室内练习棍棒的僧人又如何见得,他怒吼一声,回棒一扫,又一脚,一僧腾空,倒撞柴门,柴门塌了,他又点了几点,门口的武僧?#36127;?#37117;在地上横七竖八。

    柴门巨响,惊动四舍。

    农户们纷纷出门,便有僧人警告他们:“佛门清理败类,闲人避?#19969;!?br />
    小轿落地。

    达摩在小轿中低?#32908;?br />
    ?#34892;?#20107;情往往是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事情的发展早已是超出预料,自己引以为傲的腹心弟子,自己却要被迫捉拿,扣他一顶帽子“佛门败类”。

    他真希望僧慧能跑掉,跑回他东北的地盘,否则,他迫于朝廷和众佛门的压力,真要不得不手刃爱徒。

    和尚无二。

    爱徒即其子呀。

    达摩心里翻江倒海,心道:曾?#36127;?#26102;,我为了出名为了受人供奉,不惜西天取经,然而取经回来,功成名就,却被逼杀死爱?#21073;。?br />
    其实爱徒何罪之有?

    他无非?#24708;?#30528;李虎的一封信,见我不敢答应,自?#21644;?#36523;答应了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。

    这一身是成功还是失败?

    僧慧亦透过倒掉的柴门,看到了肩舆。他大喊:“师傅。可是师?#36947;?#20102;?徒儿有话要与师?#21040;玻?#21482;求师傅一见。”

    见还是不见?

    达摩?#20384;?#32437;横。

    他心说,我只是个普通的老和尚,不想成了教宗,我只想享两年福,不想大冬天半夜坐在健布门外,不想被墨门请走看他们放铳,不想?#23454;?#21484;对,问怎么治国强兵,更不想站在徒弟面前,大喊一声“纳命来”。那前去西?#21073;?#24072;徒一起?#20185;媯?#20982;险的流?#24120;?#26159;人进去就不见影,四周茫茫,他僧慧一直陪着自己,水快喝完了,他把最后的留给自己,他自己几?#20301;?#36855;,他是自己的徒弟,?#24425;?#33258;己的儿子呀。

    达摩绷不住了。

    吐沫和眼泪一起迸射,他在轿子里无声大哭。

    庭院里仍在打斗,马天佑像是一架不知道疲倦的机器,护住师傅和众师兄弟,而?#20197;?#20986;手越狠,越不留情。

    院子里开?#21152;?#26029;胳膊短腿的武僧,人已被他镇住,满满打转而不敢紧逼,只?#24708;?#22681;外,武僧依旧林立,像军队一样数量众多,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达摩收拾了一下心情。

    他轻声跟轿边的人说:“让他束手就擒,我肯给他回寺面壁思过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僧人立刻传达他的意?#32908;?br />
    照数不清的武僧看来,这是他僧慧?#29260;?#25269;抗,跪地流涕求饶的时候。僧慧却拒绝了,如果他被抓回去思过,立下的宏愿怎么办??#20849;?#22914;当场一死。他朗声道:“师傅,弟子只求一见,然后是生是死,全凭师傅决断。”

    见还是不见?

    达摩?#24405;?#20102;心软,回去难以交代。

    但是这也许是最后?#24187;?#21568;。

    他咬了咬牙,下轿了。

    制止武僧们,他走进倒塌的柴门,僧慧跪拜,然后示意室内谈话,他上前一?#21073;?#21364;被僧人拦住警告说:“教宗。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不安全?

    他僧慧一个书生,达摩却是玄功大成,之所以要进屋子,无非是想说几句不想让外?#39042;?#21040;的话。

    不只僧慧想单独说话,他达摩一样想。

    达摩喝斥众僧,走向僧慧,两人一起进了草堂。

    在里头,油灯?#20142;粒?#20711;慧又突?#36824;?#22320;,达摩以为他要求饶,不?#20185;?#24935;却道:“师傅。你须给弟子一个机会。百年后?#20219;?#20315;教的机会呀。”

    他叩首道:“弟子回来,见您千难万难,根本没有与师傅促膝长谈的机会,弟子今?#25112;?#26426;斗胆问您,佛教发展下去,如?#38382;?#22330;?”

    达摩震惊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为佛教怎么发展努力,他僧慧张口道“如?#38382;?#22330;“。

    僧慧道:“师傅。?#23454;?#38752;和尚,能打赢东夏,内圣外王么?如果不能,?#23454;?#37266;悟了呢?大?#20204;?#39059;了呢?”

    达摩道:“那不用你操心,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,你怎么和一个叫李虎的纠缠不清了呢?东?#21738;?#37324;不需要你栽花结果,有狄宝信佛。”

    僧慧道:“师?#24471;?#37492;。东夏有佛无佛不在狄宝,在李虎。在?#35829;?#37324;怎么?#21019;?#20315;。师?#30340;?#20063;认为我勾结外敌,颠覆佛门么?”

    达摩叹气道:“众人之见,覆水难收。”

    僧慧道:“弟子不为自己乞命,为我佛乞苗裔。西方僧国的模样,真的是师傅心中的天国吗?#35838;鞣剑空?#30340;是极乐之土吗?也许是我们僧侣的极乐之土,凡人呢?在中土,儒道两?#30097;?#20837;?#35829;模?#20315;门与之相抗,有几层胜算?若今日不能早做打算,异日无立锥之地呀。弟子出,?#27492;?#19981;服佛门,欲两立,实则为我佛门?#29992;?#32780;已。佛这信仰,还没灵魂,没有灵魂之物,故大而虚,膨?#25237;?#19981;实,一早崩塌而不幸存。求师傅垂怜,给弟子一个机会,若弟子?#23884;?#30340;,于师傅何损?百年之后,今日佛门在,师傅为天下赞颂,今日佛门不在,另有佛门存,师傅仍为天下赞颂,为我中原佛教之祖。”

    达摩陷入沉吟。

    僧慧从怀中?#32479;?#19968;个册子,双手递过,轻声道:“师傅。此?#35828;?#23376;定的阴司,叫6da0lun回……师傅一看便知,它的灵魂就是向善,非善不可。儒有仁,道有德,而我佛,则需。”

    他叩首道:“阴司裁决,不好以俗世律法,亦唯有以善,不杀生,方得圆满。”

    达摩翻看一二,片刻之后,念叨说:“善。善。”突然,他动情道:“僧慧,?#20687;?#20570;主了,你走吧。你是有才具的人,也许日后的佛门真的救靠你了。你若见得他?#37326;?#40479;,与他言,非达摩负他,实在是身不由己,情不得已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小提示:在搜索引擎输入"大熊猫文学",即可?#19994;?#26412;站,谢谢。

    以善立身
黄金农场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