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曲尽星河 > 雷电闪闪
    拓跋久兴走起来跟旋风刮起来一样,他又恨又悔又伤心,前几天怎么就答应阿英,让他攻打朱山镇了,去打朱山镇之前怎么会没给他好好交代,东夏人不好惹,本来就有仇怨,本来就?#23567;?#38670;那间,他又觉得这是个阴谋,东夏专门针对他的阴谋,毕竟当年夺妻之恨,他东夏上上下下奉为奇耻大辱。而今陈国与他东夏纠葛不清,说?#21069;?#20010;他的人毫不为过,他们又不好明着来,此?#25105;?#30417;察之名杀了阿英,是不是故意为之?

    复仇和愤恨的缝隙里,又挤进来了一缕缕的恐惧。

    但不管如何,他与东夏都已经是势不两立,不杀此人,不为爱子复仇,枉为人呀。

    他握了握手里的钢刀,安慰自己,东夏与自己中间还夹着后陈,一时鞭长莫及,但杀了?对于极力取悦东夏的后陈政权却很严重,要与他们决裂吗?如果决裂,那么自己这个上柱国是当到头了。

    一切都不管了?

    抑或忍住杀子之仇?

    他脑子里?#20197;?#31967;的,最终?#25925;前?#23376;之仇占了?#25103;紓?#26356;何况他忍下杀子之仇,尊严和面子也丢了一地。

    突然,前路的手下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正询问怎么回事,一行人由自己人带着,出现在眼前,他摁住嗜杀的念头,恶狠狠地问:“来者何人?”

    来的是拓跋晓晓的部下。

    拓跋晓晓没能第一时间?#20384;矗?#20294;他的监察却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跑来找自己,是给杀?#38647;?#24049;爱子的东?#35851;?#20062;命还是另有目的?拓跋久兴知道,拓跋晓晓的监察职能,是东夏王封的,拓跋晓晓长年在长月,他哪来一?#38378;?#37327;做监察,所谓监察,就是东夏人自己,多数是抽调的东夏府兵,否则怎么会有东?#35851;侠?#23601;把阿英杀了?!

    该来的果然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带了一二百人,而自己带了一个千人队,他?#21069;?#36947;截在这里,怕不是决裂,而是想说服自己放过这个东?#35851;?#21543;?

    旷野上,你不见也没地方躲的,那?#22270;?#21543;,看他东?#35851;?#27492;夏卒有几分坚决。

    眼看为首的?#35828;?#20102;跟前。

    他也不等对方报明身份,就喋喋?#20013;Γ骸?#30417;察大人。你?#21069;鹽野?#23376;给杀了,跑来是要

    给我一个交代吗。”

    来人像个文士,抱了一抱拳,义正词严道:“上柱国大人,你可知道是你儿子无视监察?#38378;?#19981;但抢掠救援驻地,还强掳女子?上柱国大人,你当我们东夏的警告?#21069;?#35774;么?正告你立刻认错,派人知会你的将士,立刻?#22836;?#25105;们东夏的府兵。”

    拓跋久兴满脸通红,狞笑道:“若不然呢。”

    来人毫不畏惧,针锋相对道:“不但你这个上柱国当到头了,你也给你的陈国招?#21019;?#28798;,我东夏乃万乘之国,一旦?#22836;排?#28779;,立刻便是玉石俱焚。”

    拓跋久兴给身边的人说:“这话应该让拓跋晓晓来听听。死的可是他的侄子,死的可是我的儿子。我不找你们,你们还找上门来。我不放人,你们又待如何?我不但要杀,杀了之后,?#19968;?#35201;找你们东夏人算算账。”

    来人惋惜道:“?#28909;?#22914;此,那我就将此时上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人?#35828;?#36335;边,往他带着的士兵那儿走去。

    那些人都?#35828;?#20102;路边。

    拓跋久兴?#38378;?#19968;口气,上报给上级,上报去吧,大家打嘴巴官司,若不是东夏针对自己的阴谋,难道他们还因为一二府兵在陈州遭遇不幸就十万大军开赴过来。

    拓跋久兴真的不信。

    他一摆手,前路的?#28216;?#32487;续前行,而他本人,凶神恶煞地扭过头,看着前方避让在一侧的东夏士卒。

    这群士卒倒是穿戴得整齐,但他们又能怎么样?他们不报给东夏王就和自己决裂,就向后陈决裂?

    ?#28216;?#19968;截一?#36189;?#36807;。

    扭过头,东夏一百多人的士兵整齐地在侧面排开。

    拓跋久兴死死盯着他们。

    突然,他察觉到一丝异样。

    他分明地看?#21073;?#28779;把中,那些东?#35851;?#30340;眼神收的紧紧的,他们几乎是不约而同按上兵?#23567;?br />
    怎么,他们憋得厉害?

    他们因为不能怎么样自己憋得厉害?

    他们因为要看着自己的战友身首异处憋得厉害?

    难道他们要用不知够不够一百多人袭击自己上千人的?#28216;椋?br />
    自己可是带着威胁雷电闪的想法拉出来的人马。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拓跋久兴看到了上弦的手-弩,虽然持弩的人藏在后排……他猛地调转马头。就在此刻,东夏府兵中有人大吼道:“动手!”

    战马敲在冻土上,寒光闪闪的兵刃举了起来,拓跋久兴身边的人还来不及反应,“?#20391;病?#30340;弩箭杀伤了一片。

    却没有半分弩箭是冲拓跋久兴射的。

    拓跋久兴拔出弯刀,狂躁吼道:“杀光他们!”

    带来的都是他的心腹军队,一声令下,踊跃朝东夏府兵迎去。两股人流交叉在一起,裹在一起围杀。

    马速没有提起来,双方都是马头马尾相互砍。

    片刻不?#21073;?#25299;跋久兴的人?#25237;?#19981;住了。

    拓跋久兴钻到了?#28216;?#21518;?#21073;?#20182;们就追到?#28216;?#21518;面,一个重甲骑兵追得?#20445;?#25299;跋久兴一紧张,往雷电闪的地盘逃去。

    他逃,东夏府兵追。他的人再追东?#35851;?br />
    天已经完全黑透了。

    进了山区,他慌不择路,一个劲跑,“咚”的一声,那战马被什么绊倒,撞到一个山石构造的窝子中去,他滚了下来,找个地方躲藏。

    东夏府兵就在下方通过。

    他都能听到那些士兵在下面焦虑的声音:“咋让他跑了呢。这可怎么办好?”

    他又听到一个斩钉截铁的声音:“熊尊,你带人守在路上等他露面。我们假冒他的人去传令,让人?#21568;?#29239;放了,将爷要是陷在这儿,我们大夏怎么办?要是将爷在这里出事,杀光他们都晚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们远去。

    拓跋久兴突然?#31995;?#19975;分惊恐。

    百余人的东夏府兵就敢悍然袭击他的人马,自己在上千人的保护下毫无安全而言,夜晚失陷在这山上。

    这样的东夏,他?#37326;?#40479;是用铁水浇筑的吗?

    他爬起来,深一脚浅一脚往山上跑。

    突然,他握着寒光闪闪的弯刀,怔怔站住了,前面晦涩的夜光中,伫立着几?#24908;?#39764;一般的骑士,头上双角横?#29275;?#36523;上盔甲丝毫不见反光,只?#24515;?#24040;大的长尖刀,在黑夜中泛蓝。

    妈的,这要么是妖魔,要么就是传说中的雷电闪,还真不是以讹传讹,他们就是这个样子的骑兵。

    曲尽星河
黄金农场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