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曲尽星河 > 比马快
    吃完饭,送走狄宝,逢毕几个人已经是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李虎要独自送杨燕燕回女校,要求说:“给你?#21069;?#20010;时辰休息,半个时辰后?#19968;?#26469;,我们出发。”

    他把杨燕燕送回去,在校门口外用两手按了按杨燕燕的肩膀就转身要走,好像是在鼓励他的士兵,杨燕燕感觉这半天的好日子像是在做梦一样,猛地追上他,自后紧紧搂住他。她不让想李虎走,但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挽留,就要求说:“过年你要回来,我娘我嫂子他们都想你。”

    李虎没有挣脱,只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等杨燕燕一松手,他就拉上旁边的战马,翻身上去,头也不回就走了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他便带着逢毕、熊尊他们出发了。出了城,已是细雨如丝,却只是裹上油?#24049;投?#31520;,仍是马不停蹄。

    夜雨天明,

    ?#27827;?#34429;是细,却密密麻麻,几人几马却就这样挂起一盏马灯,骑马走,下马拽马走,于次日中午抵达渔阳。

    在渔阳安歇,驿站中凑够一人四骑,几人就又飞驰。

    那数千里之外的灵武,就在他们这般飞赶总接近,寒冷挡不住,?#27827;?#38590;阻隔,春风只送?#23567;?br />
    到了灵武。

    像被春风早雨泡了一回,春枝现芽,黄亮黄亮的,天气虽仍是寒气砭骨,干冷干冷的,但春天就要来了。

    春天来之后,和中原人春耕一样,?#25991;?#20154;活动的范围大大增加,在这种游动过程?#26657;?#39532;匪和不臣服的部族不再抱守熟悉的枯草长的老营,?#19981;?#26469;回游动,能长草的地?#21073;?#26377;野物的地?#21073;?#20182;们就都能去。

    如果剿匪跟不上,四邻八野,四面八方就都是被劫掠被杀害的东夏人。

    李虎站在军营里,拉出了一副地图。

    狄宝提及的户籍给了他启发。

    没错,这西部广袤的原野要彻底完善户籍,做得像北平原一样细致,过程还很漫长,但现在就要加速干。

    他通过各大军府下达命令,要求各县各旗不但要尽快划分边界,加速完成户籍和铭牌,对于?#25991;?#21040;别的县别的旗的牧民进行登记和勘验,对无户籍铭牌的流动者进行控制,如果甄别出是善良人家,则在当地即刻造籍,若不是,则充入勾栏。于?#36865;?#26102;,要求县中旗中在勘验户籍中打探有没有人加入马匪。?#26657;?#21017;通过亲族联络他投诚,向他打探马?#22235;?#20013;详情,没?#26657;?#21017;探知他们见过什么部族。若一支马匪或者没有投降的部族存在,那么它总会活动,有人见过,由人组成,那么它就可以被编号,一旦编号与其它马匪、部族区分,通过识别了它的特征和活动范围,它都处在东夏地方的监视和军府的追击?#23567;?br />
    但在这之前,现有的几只威?#24067;?#22823;的?#28216;?#38656;要先被歼灭。

    牛角悠扬,冲破黎明的寂静。

    骑兵从灵武飞驰出来,马蹄如雷,身后的?#23601;?#39640;扬。

    接到灵武北部乡旗被马匪袭击的消息,李虎把?#28216;?#32039;急拉了出去。他们很快抵达受袭所在,那儿,乡旗的公所中还燃着大火,帐篷冒着油泡发出吱吱的响声,发出刺鼻的苦涩和毛发的焦臭,里头的粮食被搬空,旁边的栅栏,牲畜被赶走。乡旗逃走的百姓回来,正在努力救火,痛苦嚎呼。

    死掉的人有几十具,被一个一个横在公所的?#20063;啵?#34880;污大片大片的,其中还有一个?#20061;?#19968;个婴儿。或许是这些马匪要掳掠女人,因这个?#20061;?#26377;孩子,被他们一起杀害。

    与以往马匪逃远了,就不追了不同。

    李虎拉出地图,圈定马匪将要进入的军府。

    他在地图上标注需要合围的地点,直接派人将这副做了标记的地图送去军府,督促军府的剿匪小营出动,同时自己分成两个部分,各带千里?#21040;?#34892;追击。

    一天之后,他们在?#27833;?#22823;漠的路上围追堵截,追上了这股马匪,歼灭大部,然而逃出的马匪刚松了一口气,这又发现,无论他们分多散逃走,身后都有追兵。

    这又和以往不同,以往的东?#35851;?#25171;败他们,夺回女人和牲口,不会无休止地追下去,但这回又显然不同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追,虽然他们为了集中所携干粮和水,多余的?#36865;?#36208;,还是远比马匪的人数多,哪怕十几个马匪一人跑一个方向,他们也能一个方向分配出三到四个人追到底,哪怕前头的马匪进入流沙,死在流沙,他们都要把尸体刨除出来,割了首级带走。

    逃着逃着,匪首就明白了,他们是要一个不漏全歼才罢休。

    匪首实在逃不脱,便带着剩下的十几个马匪降了。

    一天后,某个县旗的县尉与军府的人一起会审,逼着马匪交代他们的活动范围,见过或者认识的马匪?#28216;椋?#38544;藏起来的部族;三天后,匪首被斩首,其余被俘的投降的马匪全部充入勾栏。

    春天是这样。

    夏天还是这样。

    就这样。

    一支一支马匪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到了秋天,大雁?#25103;桑?#29275;羊满膘,丰收在即,大的马匪部族已经稀有到通京来的采风的小参都想向军府提议,像保护国宝那样保护他们,此时,户籍和铭牌开始完善,但凡抵达外地,一问三不知的人,什么也拿不出来的人,立刻就会被当地官府控制。

    李虎也感觉自没有了用武之地,就等在陈州界外,等着接应战败的后陈贵族。

    后陈的失败是李虎想不到的。

    他去陈州,是拓跋久兴打跑了朝廷的军队,他评估过拓跋久兴的军队,得出的结论是,靖康朝廷的军队更烂。

    但是却没想?#21073;?#33891;文马上就要收复陈州。

    战争的逆转是因为发生了三个事情,董文说服了仓州的荆人参?#21073;?#20182;以前就和这些荆人打过交道,许?#20498;?#22303;地和册封,这一次,他又去了,又说服了,荆人又毫无保留地参展了,据说他们拿出了上万人。

    荆人相比于靖康,个个像是巨人,拓跋久兴因为在和西方贸易,最先知道荆人参?#21073;?#22312;一次和靖康作战?#26657;?#36225;战胜之机果断投降。

    因为是战胜而降,也是为了避免荆人进入陈州不走,董文不但没有消弱他的势力,还上奏朝廷,给了他一个节度使的名号。

    这算是第二件事情。

    第三件事情,百战穿黄沙的张怀玉纠集百族,组成五万联军,杀回来了。

    本来会宁是他们的主战场,结果西南西?#27604;?#26159;?#24247;校?#24030;城反倒先丢,接下来会宁一?#21073;?#21453;而成了最后一战。

    不少?#27801;?#30340;权贵已经通过口子营像东夏转移财货,到拓跋晓晓那儿探知东夏会不会给他们政治庇护。

    博小鹿已经通过拓跋晓晓先行提出接管口子营的请求,只是被拓跋阿尔篾拒绝了,东夏这才发现,拓跋阿尔篾不该是被他们忽视的人,阿尔篾不但戒除了五石散,而且真正地拿到了后陈的权力,只是这个是无法逆转的局面,会宁一?#21073;?#20182;绝无战胜的可能,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肯先将口子营交给东夏,但东夏也不再坚持要,口子营北部,又多了一处东夏的?#21534;?#37325;地,要口子营,只是为了封关阻隘。待后陈不存在那天,口子营只会是东夏的门户。

    三年的匪,不到一年就剿完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这后陈?#20384;郟?#23601;可以回京交兵了,李虎很兴奋,很郑重上书道:“父王明鉴,儿臣比马快。”
黄金农场客服